:: 首頁 問政 媒體專訪

祖靈之邦

高金素梅訪談錄

考生‧立委‧明星‧涅槃---高金素梅專訪

  來源:北京青年報(記者曾鵬宇)  轉自新華網

[img]http://www.huaxia.com/uniwaysimages/200507/041033411.jpg[/img]

在大陸,知道台灣“立委”高金素梅的人可能不多,但是提起十多年前曾紅極一時的台灣瓊瑤劇《婉君》,很多人都記得得裡面有個漂亮潑辣、捨身救主的丫鬟嫣紅——這就是當年的她,不過那時候她的名字還叫金素梅。

金素梅把婉君的丫鬟嫣紅演得有情有義,讓人過目不忘;她不屬於那種漂亮到極致的女演員,但是眉目非常有個性。她後來主演的影視劇,除了獲得柏林電影節影后桂冠的《喜宴》外,都沒有她在《婉君》裡那麼熠熠生輝。

1995年初,大陸還引進過金素梅一張專輯《潮》。封面上的她,還是那麼棱角分明的五官,跟當時流行的一眾女明星都不同。不過那張專輯始終也沒有太火,大概因為當時的演藝圈對她來說已經是意興闌珊的事情。

果然,後來很多年都再沒聽到女明星金素梅的消息。

再次捕捉到她的名字已經是2001年底,看到網上“高金素梅當選台灣‘立委’”的消息,點進去一瞧,果然是她;她是台灣少數民族第一位女“立委”,所以總是為弱勢族群說話;去年日本首相參拜靖國神社,她在東京召開新聞發布會,不說話時沉靜自制,一開口則慷慨激昂;到了2005年6月中旬,她率領台灣“高砂義勇隊”遺族代表團前往日本迎取祖先靈位時,與前來阻撓的日本右翼在街頭對峙——這個當年不會嫵媚的女明星,已經完全沒了脂粉氣,越來越洋溢著政壇人物特有的鋒芒;而她那在演藝圈顯得過於個性的棱角五官,卻應和了政壇的風格。

6月24日,高金素梅來到北京報考中央民族大學,成為大陸媒體追訪的對象;6月30日早晨,在她下榻的酒店,一個素面朝天的女子微笑著走過來,記者尚在腦海中搜索十多年前漂亮的嫣紅,卻被她的自我介紹拉回到了現在:你好,我是高金素梅。

[img]http://www.huaxia.com/uniwaysimages/200507/041033412.jpg[/img]

  高金素梅簡歷

出生年月:1965年9月21日

籍貫:母為泰雅族人,族名“吉娃斯‧阿麗”,漢名加母姓為高金素梅,父籍安徽省。

黨籍:無黨團結聯盟

學歷:高中畢業

主要經歷:主演《梅珍》一片榮獲聖地亞哥電影節最佳女主角獎。還曾主演李安導演的《喜宴》,以及《將邪神劍》等影視片。2001年12月當選第5屆山地原住民“立法委員”。2004年12月當選第6屆山地原住民“立法委員”。

政黨任職:2000年“總統大選”中支持宋楚瑜,同年4月加入親民黨。後退黨,於2004年9月發起並籌備無黨團結聯盟。

社團任職:縣任財團法人金素梅關懷基金會董事長,原住民親善大使、消防大使,肝炎防治基金會終身義工(曾患肝癌,經治療已好轉)。

政治主張:反對軍購,反對“公投制憲”。

家庭情況:父親是外省籍退役軍人。兄弟姊妹4人,高金素梅排行第三。

 考生高金素梅

考試全以平常心對待 喜歡文史最害怕數學

高金素梅參加的是專為台港澳考生而設、一年一度的大學入學考試。她報考的是中央民族大學人類學系;在兩天半的時間裡,她先後參加了中文、歷史、地理、英文和數學五門考試。

由於此前“前往日本迎接原住民祖先靈位行動”剛剛結束,高金素梅一來到北京便受到大陸媒體的關注;有關她的消息也一再登上各大門戶網站排行榜,甚至不少網友還在BBS上呼籲中央民族大學能“破格錄取”她。

記者:“這段時間你已經成了大陸各網站上的熱點新聞人物,知道很多網友呼籲中央民族大學‘破格錄取’你的消息嗎?”

高金素梅:“(驚訝)不知道啊,不過我覺得還是以平常心對待好。如果能考上當然好,如果沒成功,也還有其他方式去學息。在考試這件事情上我沒給自己什麼壓力。”

記者:“報考中央民族大學,與你的原住民身份以及‘立委’工作是否有關?”

高金素梅:“的確有關系。雖然我母親是原住民,但是以前我對原住民的歷史和發展並不瞭解,更不用說其他普通台灣民眾了;2001年我以原住民身份當選‘立委’後,已經惡補了很多這方面的知識,但還是很不夠;另外我對大陸少數民族事務也很感興趣,後來一些專家和教授就建議,為什麼不去報考中央民族大學,那裡既有中國最高水準的少數民族教育,在生活和語言方面也沒什麼障礙,後來我就開始準備了。”

記者:“也就是說這次報考並非是一時心血來潮?”

高金素梅:“絕對不是。因為大陸高校對台港澳招生考試一年只有一次,所以我還非常認真地準備了整整一年;從18歲高二開始進入演藝圈到現在,我已經有20多年沒摸書本了,加上還有‘立委’的工作要做,所以這一年準備得實在是很辛苦。”

記者:“現在考試已經結束了,感覺怎麼樣?”

高金素梅:“自我感覺還可以。在五門考試科目中,歷史、地理比較有把握,因為台灣的課本內容跟大陸的差不多,中文和英文我也喜歡,最害怕的就是數學,考試時僅僅是開根號、解方程式這樣的選擇題就讓我頭暈,天啊(笑)……”

記者:“想過萬一考上了的情況嗎,難道你準備跟其他學生一樣,到北京來住宿舍吃食堂?”

高金素梅:“因為‘立委’工作的關系,我可能無法像普通學生那樣過集體生活,所以如果真的考上了,我會向學校申請集中授課,這個需要考試結果出來後再確定;無論怎樣,我求學的態度和信心都非常堅定。”

  “立委”高金素梅

祖先不能與戰犯一起供奉 率隊赴日追討祖靈受阻

高金素梅是以台灣泰雅族原住民身份當選“立委”的,而根據史料記載,1895年日軍占領台灣後,51年間共發動了160餘次所謂的“剿番(即原住民)戰役”,甚至多次出動萬人以上的正規軍隊進入深山攻擊原住民族部落,台灣原住民族部落遭逢近乎滅絕的打擊,其中高金素梅所在的泰雅族又因強悍抗日傷亡最為慘烈。

6月中旬,高金素梅率領台灣“高砂義勇隊”遺族代表團前往日本迎取祖先靈位。由於遭到日本右翼阻撓,代表團不僅未能前往靖國神社,還被困在了大巴車上一個多小時。祖靈在望而不得親近,高金素梅在街頭潸然淚下的大幅照片很快登上各華文媒體版面。

而在更早的4月,台灣台聯黨負責人蘇進強前往日本參拜靖國神社引起輿論大嘩,高金素梅同樣率眾在機場舉行抗議,斥責蘇進強“數典忘祖”,其剛烈言行令人動容。

記者:“迎靈這件事到現在,遇到了很多困難,我們還看到你當眾落淚的場面,這讓人有些擔心你還會堅持做下去嗎?”

高金素梅:“當然要繼續做。那天我的確是落淚了,因為事先日本方面已經承諾我們可以前往靖國神社做和平抗議,然而他們卻臨時變卦,阻攔了我們的行程;另外現場很多日本右翼揮舞的標語也讓人無法接受,對台灣原住民遺族非常不尊重,我們隔著警察在街頭對峙,當時情緒很激動,眼淚一下就湧上來了……不過在那種情況下,哭也沒什麼用,遺族們把從台灣帶來的日本殘害台灣原住民先祖的照片掛了出來,我擦掉眼淚拿著大喇叭,告訴街頭所有的人,當年日本給台灣原住民帶來多麼苦難的生活,給那些右翼現場上了堂歷史課!”

記者:“很多讀者都不明白,為什麼靖國神社中還有台灣原住民的靈位?”

高金素梅:“1941年太平洋戰爭爆發後,日軍強征原住民共兩萬餘人遠赴南洋為日作戰,他們把這支隊伍稱為‘高砂義勇隊’;‘高砂義勇隊’多被派赴戰場的第一線,所以死傷極為慘重,戰後生還者僅餘1/3,多數成為傷殘,部分陣亡者便被供奉在了靖國神社。”

記者:“你最早是通過什麼機會瞭解到這段歷史的?”

高金素梅:“2002年3月左右,我無意中看到一張老照片,日本的軍人用武士刀砍下我們泰雅族祖先的頭;我現在都無法形容第一眼看到那張照片的時候的感覺,悲憤也好,痛苦也罷,都形容不了……後來我就想知道,這張照片背後的歷史真相究竟是怎麼樣的,我就不斷地找一些學者,尤其是研究日本殖民政權在台灣的歷史學家請教,結果看到了一段慘痛的過去。”

記者:“現在你是代表‘高砂義勇隊’後裔要求從靖國神社取回祖先靈位??”

高金素梅:“我個人不是‘高砂義勇隊’後裔,但是接受了後裔遺族的正式委託做這件事情。‘高砂義勇隊’遺族提出的要求是從靖國神社中供奉的靈位中,將祖先名字除去。他們並不是日本人,也不是自願參戰,他們也是日本軍國主義的受害者,怎麼能跟那些發動戰爭的戰犯供奉在一起呢?”

記者:“從目前情況看,‘迎靈’還會面臨很多困難,我曾看報導說你準備前往聯合國控告日本政府,真的會這麼做嗎?”

高金素梅:“對。很多人也提醒我,你告日本政府實際上是以個人之力面對一個龐大的國家機器,但是我一定要這麼做。我要狀告日本政府不肯直面歷史,不肯悔改,以及不承認當初侵佔台灣時對原住民犯下的種種罪行。至於具體行動,我會尋求通諳國際法的律師及NGO組織幫助,再與聯合國少數民族委員會接洽。”

  明星高金素梅

大陸竟還有這麼多人記得《婉君》 高金素梅是隨母姓而不是隨夫姓

翻過高金素梅這一頁,在還是金素梅的年代,她曾是最早一批在大陸走紅的台灣藝人。上世紀80年代末90年代初,瓊瑤劇《婉君》一夜之間捧紅了大小婉君的扮演者俞小凡和金銘,而金素梅在劇中扮演婉君的丫鬟嫣紅,因其鮮明個性和精湛演出同樣廣獲讚譽。

《婉君》之外,金素梅最知名的作品當屬著名導演李安執導的影片《喜宴》。1993年,這部片子讓她拿到柏林電影節影后桂冠。當初李安導演在選《喜宴》女主角時,無論外形、資歷和英語水準,金素梅都不是首選;在李安南下面試時,率真的金素梅妝也沒化,剛洗完澡梳個馬尾,帶著曬得黝黑的皮膚就去赴會,結果正是這種樸實、簡單的風格讓李安最終確定了人選。獲獎之後的金素梅,在台灣風頭一時無二。

其實最早金素梅是以歌手的身份進入演藝圈的,記者的書櫃上還有一張十年前購買的金素梅專輯《潮》——這是她距離目前最近的明星痕跡。1995年後,女明星金素梅消失不見。

高金素梅:“你居然還知道《潮》……對,那是我最後一張專輯,之後我就離開了演藝圈。”

記者:“其實更多的人是記得你在《婉君》的角色。前幾天在報社說要採訪你,有的同事一時想不起來,只要提醒一下《婉君》裏的小丫鬟,多半就知道你是誰了。”

高金素梅:“可能是因為十多年前的娛樂休閒活動不如現在那麼多,看電視是主要消遣,不過我還是又驚訝又高興,因為大陸竟然還有那麼多人記得《婉君》……”

記者:“可不,包括我媽。”

高金素梅:“哈哈(笑)……現在想想,人生真的很奇妙。18歲的時候還在讀高二,我去參加張小燕主持的節目,結果被製作人看中帶入演藝圈,後來唱歌、演戲,一下就是十多年。當時怎麼也不會想到,會有一天成為政治人物。”

記者:“表面看來當明星和做政治人物沒什麼區別:都要面對媒體和公眾,都要承受巨大的壓力……但我想作為親歷者,這種感覺可能更複雜。”

高金素梅:“僅僅用‘複雜’形容還不夠。以前演戲,演不好了可以NG重來,可是政治人物不可以,你必須時刻表現出你的成熟和自信。以前當演員,你扮演的角色可能性格經歷跟你完全不同,但一旦從政,就要更多地對自己的本色提要求。我的性格比較直率,喜好打抱不平,以前演戲的時候就是這樣,現在做了‘立委’也沒有什麼變化。”

記者:“從前做明星的經歷,是不是對從政很有幫助?”

高金素梅:“我現在能很快地準備發言稿,大概托了以前背台詞快的福(笑)……我不是專業學政治的,所以請了11位助理和顧問,他們教了我很多東西,所以現在不少台灣官員都害怕接受我的質詢,他們說那樣會冒很多汗(笑)……在這樣的時刻,我希望別人看到的不是以前演戲的那個金素梅,而是代表台灣原住民利益的女‘立委’。”

記者:“請允許我八卦一下,金素梅怎麼又姓‘高’了?前兩天有個網友還猜測,你是不是嫁給了高明駿(當年台灣演藝圈跟金素梅傳出緋聞的男星之一)……”

高金素梅:“哈哈哈哈,你怎麼連這個都記得(大笑,做暈倒狀)……高明駿現在都有兩個孩子了……我一定得解釋一下,我母親姓高,父親姓金,母親是原住民身份;因為要代表原住民參選‘立委’,所以我在2001年隨了母姓,並非嫁人隨夫姓,大家千萬不要再誤會了,哈哈哈……”

涅槃高金素梅

梅林火災慘痛記憶成一生傷口 罹患肝癌九死一生奇蹟般康復

從1995年告別演藝圈到2001年當選“立委”,高金素梅有六年時間生活在公眾視線之外——這六年裡她先是面對了一場涉及六條人命的火災官司;然後生了一場病,肝癌。

1995年從演藝圈退隱後,金素梅和幾個朋友在臺北市黃金地段合夥投資“梅林新娘會館婚紗店”,希望在演藝工作之外,能慢慢發展出新的事業。結果?年發生了一場火災,不僅燒毀了婚紗店,也帶走了六條店員的生命。

為了獲得受難者家屬的諒解,金素梅不僅勇敢站出來承擔了相關責任,還幾乎傾其所有進行善後賠償;經過四年多努力,她終於獲得了罹難者家屬的原諒。1998年,剛剛結束官司的金素梅選擇了電視劇《啞巴與新娘》複出,沒想到卻在開拍之際,發現自己患了肝癌。

提到這六年,一直面帶笑容的高金素梅表情開始凝重。

記者:“在來採訪你之前,一位台灣同行曾提醒說,你可能會不願意面對這六年裡的兩件事,一場火災,一場病痛。”

高金素梅:“那六年的確是我覺得最痛苦、最難過的一段時間。梅林大火奪走六條人命……(沉默)雖然後來經過努力,最到得到家屬們的諒解,但卻留給我永遠的遺憾,這件事可以說是我一生的傷口,每次想起都會覺很難過。”

記者:“還是很佩服你當時的勇氣,不僅僅因為高達2000萬新台幣(約合500萬人民幣)的賠償金,還有面對家屬時的那份責任感。台灣媒體曾披露說,當時其他股東曾紛紛推卸責任……”

高金素梅:“……(沉默)處理火災善後的經歷,讓我的確認清了很多人,也懂得了很多道理,人性的善惡在那段時間顯露無遺。別人的確在逃避,但我無法逃避,也無法不負責任,因為那是六個人的生命……讓我感恩的是,遇難者的家屬最後原諒了我;如果沒有他們的寬容,也不可能有今天的女‘立委’高金素梅。”

記者:“官司之後緊接著又被查出肝癌,雖然現在的你看上去很健康,但當時呢?”

高金素梅:“當時我幾乎沒了意識,醫生告訴我是惡性腫瘤時,我腦子裡一片空白。當時內心非常害怕,也非常痛苦,好在有家人和朋友的支持,我從來都沒有放棄過希望,始終積極治撩。”

記者:“現在沒什麼問題了吧?”

高金素梅:“1999年做的手術,到現在已經六年,應該是沒什麼問題了。今天回想起梅林大火和這場病,讓我知道別人的生命和自己的生命,都那麼珍貴,都不能逃避。時間讓人蛻變,那六年的經歷蛻變出了一個新的高金素梅。”
 

高金素梅讓原住民運動重新點燃---南方人物週刊專訪

(南方人物週刊記者 曾繁旭 發自廣州)

[img]http://image2.sina.com.cn/dy/c/p/2005-06-24/U1217P1T1D7037971F21DT2005062417...

高金素梅談日本行:把祖先名字在靖國神社除名

高金素梅談日本行:把祖先名字在靖國神社除名 2005/6/24 華夏經緯網

中新網6月23日電 日前一支由臺灣原住民組成的特殊代表團,在無黨籍民意代表高金素梅的代表前往日本靖國神社,希望能從那裏要回祖先的亡靈。 中央電視臺新聞會客廳欄目近日採訪了...

高金素梅 保險箱藏著思念 母親的錄音、母親的不捨和對母親的回憶,深深鎖起來…

2005-04-13╱聯合晚報╱第40版╱晚安抱報╱記者唐孝民

  價值好幾萬元的保險箱裡,卻只擺著一捲錄音帶。這捲被立委高金素梅當成寶貝鎖在保險箱裡的錄音帶,是她母親生前留給她的最後回憶,短短的幾句錄...

認真的女人最美麗——訪台灣原住民「立委」高金素梅

新聞資料來源:2005-02-28╱香港文匯報╱本報特派記者王善勇

 已過了追星的年紀,也不曾有追星的衝動。但今天記者要做一件對自己而言是「盤古開今」的舉動,要「追」一顆不平凡的星。約了從著名影視明星變...
第 4 頁, 共 4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