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頁 問政 媒體專訪

祖靈之邦

高金素梅訪談錄

亞洲週刊專訪:高金素梅爭取歷史正義與現實正義

亞洲週刊專訪:高金素梅爭取歷史正義與現實正義

亞洲週刊 2012.6.24   文/童清峰

從知名藝人到立法委員,從對原住民一無所知到走訪每一個部落,高金素梅十多年來一直為族人發聲,成功通過原住民基本法。她痛批藍綠,爭取歷史正義,也爭取現實正義。

很多人想到台灣原住民政治人物,第一個浮現腦海的就是無黨籍立委高金素梅。說她是原住民的政治代表,大概沒有人會否認,她近年來的努力,塑造了原住民新的形象。

其實高金素梅並非「純正」原住民,她的父親是安徽人,母親是泰雅族。她作為漢人與原住民的混血兒,也成為漢、原間的文化橋樑。她的從政經驗,以及多彩多姿的演藝生涯,對她都有加分作用。

今年四十六歲的高金素梅從政十年,從演藝人員蛻變為民族戰士。她從小生長在平地,不曾涉足原住民地區。參政後,她走遍全台各地部落,全力發掘原住民問題,為族人發聲,認真的工作態度化解了八卦刊物對她的負面衝擊,族人對她的支持依舊堅定無比,選票一次比一次增加。

在許多大陸省市領導人來台參訪的場合,都可以看到高金素梅的身影。這幾年她積極推動兩岸交流,起初是在汶川地震發生之後協助四川災民募款,並認養二十個羌族小孩。台灣八八風災過後,大陸立刻有所回應,中共中央國台辦主任王毅指名捐贈人民幣二千萬元(約三百二十萬美元)給她,這個讓外界看起來「霧煞煞」(搞不清楚)的政治動作引發議論,但她自信坦蕩,以公開透明的撥款流向,回應外界的質疑。

高金素梅努力希望台灣社會能聽到原住民的聲音,但整個大環境並不是憑她一己之力就可以改變的,孤掌難鳴,不免讓她興起不如歸去之感。「我期許自己在兩岸希望工程交流以及愛心交流上面,再多出點力」。她說,如果未來不在立法院,她很願意從事這方面的工作。以下是她接受亞洲週刊訪問的內容摘要:

從過去到現在,你覺得民進黨或國民黨政府在照顧原住民的態度上是比較有誠意的?

在我到立法院這十年來,我一直聽到中華民國政府一直用「照顧」這兩個字,這是一種以大對小的態度,而不是平等對待的方式。我要說的是,原住民並不需要「照顧」,只需要得到公平的對待,就是資源分配公平、政策要符合原住民生活的方式。公平必須要把以前不公義的方式補齊了才叫公平,否則你怎麼說這是公平?

可不可以舉個例子說明一下?

土地。原住民長期面對的是土地的流失,以前是日本殖民政權進來,他們非常清楚知道原住民山區是資源最豐富的,尤其當時台灣是樟腦油最大輸出國。所以日本人一進台灣,開宗明義就訂了一個行政命令:原住民只要拿不出任何土地證明的土地,就是國家的。我想問幾個問題,第一,原住民要跟哪個國家要土地證明書?第二,原住民沒有文字,何以有所謂的證明書?我們有自己一套傳統的方式,譬如用石頭疊、打結,或者長輩會口傳下來說哪個地方是我們的獵場,這就是用來分別土地跟土地之間、領域跟領域之間的界限的方法。如果私自闖入,我們就「出草」(獵人頭)。

當權者視原住民為花瓶

你問國民黨或民進黨照顧原住民?我告訴你都一樣,都是把原住民當作一個花瓶而已。所謂的照顧,在阿扁時期,就是在總統府裏面的一個接待所,他會告訴你上面有原住民的圖騰,把總統府前的介壽路改成凱達格蘭大道,這些都是非常表象的東西。

馬英九總統說要恢復歷史正義,可是原住民的歷史正義到現在還沒有。甚至於任何一個領導人上台,從來沒有對原住民道過歉。你看澳洲前總理陸克文一上台,就為長期以來白人對原住民不當的政策道歉。馬英九上次當選以後,我一直期待他的就職演講,國民黨把核廢料放在蘭嶼,難道不該道歉嗎?還是沒有!

這幾年原住民的地位與社會評價不是都在提升嗎?

這並不是政府給我們的,是我們不斷努力抗爭過來的,我們好長一段時間走上街頭。我們要什麼?我們要尊嚴!我們不斷大聲說。當然最早是民進黨最投入,當時他們還沒有執政,他們走上街頭要的就是人權、民主,原住民是一塊很好的招牌。可是民進黨也執政了八年,這八年來原住民的權益有被保障嗎?我們回頭看,唯一在民進黨時代通過的就是「原住民基本法」,但這並不是民進黨要給我們的,而是我在立法院以無黨籍身份,利用三黨不過半的情勢,交換過來的,這在立法院裏面寫得非常清楚,當然民進黨也有一票人幫忙,他們不敢這麼快把原住民一腳踢開。

你不屬於任何政黨,在立法院力量薄弱,用什麼方法爭取到其他政黨的支持?

當時無黨籍那幾票是關鍵性的票數,在藍綠五五波的時候,無盟(無黨籍聯盟)經常扮演關鍵性角色,在立法院最後法案清倉的時候,我們是用「原基法」綁其他幾個法案,意思就是其他重要法案如果要通過,原基法也要通過,當時情況很亂,我們是趁火打劫(笑)。

現在立法院已經不是當年三黨不過半的態勢,你在立法院能發揮的空間是不是更加受局限?

要看國民黨原住民的立法委員,以前有不少國民黨原住民立委被批評霸佔那個位置太久,但不容否認他們在關鍵時期很有民族意識,像林春德、曾華德等。可是現在立委減半,我們原住民立委只剩六席,除了我一個是無黨籍,其他四席國民黨,一席親民黨,照理它會形成很大的力量,可是我非常遺憾,這幾個原住民立委常是以黨意為主,民族立場是完全沒有的,這是我在立法院十年來,如果要關起門來對自己的族人有所討論的話,這是我感到最心痛的地方。

會有無力感嗎?

不想做了!以前民進黨執政時走上街頭很容易,因為百分之九十的原住民地區都是國民黨執政,包括議員、鄉鎮長都是國民黨籍,所以很容易動員,因為後面有國民黨的人願意配合。現在國民黨重新執政後,有很多鄉鎮長壓制原住民鄉親上街頭,坦白說,我們現在要號召鄉親上街頭比民進黨執政時要困難很多。但我如果不做,也對不起鄉親,所以我只有憑著自己的良心跟努力來做,希望最後在立法院這四年對族人有所交代吧!

從藝人到立委,你如何調適這種角色的轉換?

我沒有刻意調適,當我當選那一刻,我的腦筋是空白的。我從來對政治不感興趣,我一直在演藝圈,我對原住民文化不理解也不了解,也沒有去過任何一個原住民地區,只有在第一次參選時去了原住民地區,才知道原住民還有其他的族群,你看我是多麼一張白紙。當時有很多原運人士質疑我要把原住民帶到哪裏?我是在我宣誓的那一刻告訴我自己,不要忘了我到立法院的初衷,就是要幫族人發聲、幫族人做事,那是很天真的,我沒有想到是那麼困難。

當選那三年,我走訪了很多部落,今天我敢驕傲的說,沒有一個部落是我沒有去過的。如果我有一些原住民的民族意識、民族立場,我要謝謝部落族人給我很多的鼓勵,他們絕大多數不是學者,是不識字的老人家,絕大多數是學歷不高的藝術工作傳承者。我跟這些人講話、聊天,去看他們,從聊天當中我了解我們的民族歷史,了解我們的無奈,進而變成我在立法院的質詢,所以如果我有一點成長,我要非常謝謝部落這些人,給我勇氣、給我很多指導。

從政十年,你最大收穫是什麼?

我看到我生命另外一個成長跟角色,我感受到我生命不同的意義跟價值,在演藝圈我當然有我存在的價值跟活力,因為也拍了不少好的東西,從政以後我看到我生命另外的價值跟意義,就是當我在立法院或走到部落看到很多東西是我十年來所做的,當我看到族人很驕傲地大聲說:我們是原住民族,我們是台灣的主人,我覺得我生命的價值已經不同。你有沒有注意到,這十年來原住民的聲音被聽到了。

你的感情世界,媒體都很仔細報道,每次都轟轟烈烈,有的甚至引發議論,你不擔心會破壞形象嗎?

所謂的轟轟烈烈可能是因為我工作的關係,也是媒體的放大報道。我並不覺得我的感情世界是轟轟烈烈,其實我的戀愛過程跟一般人是一樣的,一般成熟的女性會碰到的問題,我也碰到,一般少女對戀愛的憧憬,我也有過,其實我就是一個正常的女性。只能說每一段的情感都是很執著的,現在回想起來它也是我成長的經歷的一部分。

有沒有想要找一個歸宿?

每一個正常的女性通常會有啊,誰會沒有這樣的憧憬?看緣份吧!■
 

最近更新 ( 週二, 19 六月 2012 15:57 )

 

勇敢率直 高金素梅為部落迎挑戰

勇敢率直 高金素梅為部落迎挑戰

悅讀大臺中六月號 /我是臺中人

文 攝影 劉智淵 圖片提供 高金素梅立委辦公室

「要勇敢面對自己生命中的困難,也許當下覺得真是痛苦,可是一旦跨過去,你會發現生命是無比的光彩。」這是立法委員高金素梅寫給肝癌...

最近更新 ( 週四, 07 六月 2012 17:34 )

[專訪] 原住民需要一個立院黨團

[專訪] 原住民需要一個立院黨團


轉載自 中國評論新聞網/ 台北11月8日電(記者黃筱筠)

日前公民“國會”監督聯盟批評,原住民“立委”沒有為原住民爭取權益,高金素梅也被觀察名單。高金素梅反駁說,她的選區有30個鄉,這些鄉鎮分布全台,她...

“我們要的是歷史真相和正義” 專訪高金素梅

她曾是臺灣的歌手和瓊瑤劇明星,2002年開始率領支持者多次赴日,要求將當年受徵參戰的臺灣“高砂義勇隊”陣亡祖靈遷出靖國神社。

她,就是高金素梅。8月15日,是抗戰勝利65周年的日子,她和來自內地、臺灣和...

高金素梅:孩子們讓我感動,我們本來就是一家人

7月6日至13日,臺灣少數民族民意代表高金素梅率臺灣莫拉克颱風灾區民衆“川震重建”參訪團一行抵川開展交流活動。參訪團在川活動期間,記者就四川灾後恢復重建、兩地少數民族交流等話題專訪了高金素梅。

“這樣的...

第 1 頁, 共 4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