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頁 問政 2006(民國95年度)

祖靈之邦

2006(民國95年度)

讓原住民捍衛森林---給尊敬的警政署長侯友宜的公開信

■高金素梅

失去家園及土地的傷痛,是難以弭平的。試想,若今日你們被迫離開熟悉且熱愛家園,會以什麼樣的心去面對流離失所?

然而,對我們族人來說,這樣的流離失所卻是自數百年前便開始了,至今,我們仍無法回到山林的懷抱。日據時期,當時的總督府頒布第26號日令:「蕃地=無主地=國有地」,我們一直以來與之共生的山河便成為「撫墾署」管轄下的土地。之後,日本殖民政權為強化有效統治開始推進「隘勇線」,以武力逐步縮小我們的生存空間,甚至強行劃定所謂的「番人所要地」,僅保留以「蕃社」為中心的耕地山給我們,其他不能提出正式權狀的土地,全部沒收為「官有林野」。而在國民政府遷台後,「番人所要地」就成了現在的「原住民保留地」,被沒收的「官有林野」就是現在的「國有林地」,強佔土地的「撫墾署」就是現在的「林務局」,而當時的「總督府」就是現在的「總統府」。
於是,我們不禁開始去思索:在這塊土地上,我們該如何證明自我存在的價值?

數百年來,我們族人的生活一直不斷地受到外來政權的限制。我們被冷漠、被忽視,甚至被矮化。我們好想選擇抵抗,去捍衛原本就屬於我們的一切。但幾百年來,至今我們才知道那是我們最後的武器。70年代我們開始自覺,反思原住民族最後的路在哪裡?民國72年中華民國頒布「山地平地化」的同化政策,要我們放棄山裡的一切,去接受那些原本不屬於我們的平地生活。族人們為了生活,大量地離開原本的部落,卻沒有人料想到,當時的離開對二十年後的原住民孩子產生多大影響。而今,當我們這群受過高等教育的知識份子,在他們身上竟感受不到原住民族應有的生命氣息,才發現已經失去了一個民族存在的高貴的生命意識。

一直以來,狩獵是我們生活的一部分,也是現今原住民部落組織中最重要的核心價值。數百年來至今,我們透過狩獵延續與山林的關係和認識。直到「野動法」的頒布及「森林暨自然保育警察隊」成立,衝突再三發生,而我們被像流氓般的看待。我們延續原有的狩獵傳統,卻違反了「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我們被當成盜伐、盜砍、盜採、濫捕國家資源的人,我們的罪名是「觸犯」逾越法、森林法、竊盜及野動法。在這些以漢人思維出發的法律面前,我們身上像背負了原罪。

我們心想,這是繼日本殖民政權以來,第二次叫我們離開山林。在「山地平地化」的同化政策下,你們可以想像幾年後,我們對山林不再有著豐富的生態知識及與生俱來的敏銳度,而我們的民族也將消失在這塊土地上,因為我們將被你們同化。所謂的「生物多樣性」、「肯定多元文化並積極發展原住民文化」都不過只是個口號。

我很想做一些努力和改變,試圖讓你們拿掉漢人的主觀意識形態來看待我們。曾聽某位已被罷絀國家公園處長說過:「原住民在國家公園就像老鼠屎一樣,會壞了整鍋粥。」;也有林務局工作站的主任說:「原住民在山上能做什麼?他們只會破壞,他們一定會犯罪,所以要把他們趕出來。」;又有某位林務局的長官說:「原住民就像寄生蟲,一定要用法律制裁他們。」面對如此主觀的歧視心態,我們又怎能期望被平等的尊重和理解。「森林暨自然保育警察隊」的成立,「野動法」粗糙的頒布,都只是一次又一次漠視原住民族的存在。

森林警察隊成立至今,漢人警察們凡看到原住民便抓,甚至以不當的手段和方法強迫原住民承認自己「觸法」。這種自始便把我們當壞人的偏見,怎麼可能去理解這其實是我們原住民原有生活的習慣呢?我可以理解警察有依法行政的責任,但我卻看不見一套更積極的作為,現在森林警察隊所做的一切只源自績效主義的觀念作祟,但這對我們族人來說卻是開族群融合的退車。

這幾年來我一直希望森警隊能有80%的原住民森林警察,這並非無理的要求。若政府真想對生態保育有更積極的作為,「宣導」是首要教育,重點在於觀念的建立和培養。但我們看到的卻只有漢人警察消極的執法作為。對原住民而言,我們從小就在山裡生活,山林裡的人事物都已再熟悉不過,這裡便是我們的一切。生活、語言、行為的認知如果能夠透過系統性的有效整理,以達到警政署正在推動的社區警政,那麼,這些原住民警察不就是推動宣導生態保育的最佳人選嗎?原住民警察的出現可以降低國家對於原住民存在本身的歧視,這是人與人之間原有的親和,亦是建立族群融合的根本。更何況,無論是「原住民保留地」或「國有林地」,原本就都是原住民族在外來政權的掠奪下被迫喪失的家園。讓原住民以千年來與自然共生的智慧守衛自己的家園土地,於情於理皆站得住腳。

族群融合是需要努力與互相了解的。民國85年憲法增修條文第十條第九項規定:國家肯定多元文化並積極發展原住民文化;第十項規定:國家應依民族意願保障原住民之地位與政治參與,並對教育文化、交通水利、衛生醫療、經濟土地、社會福利事業,予以保障扶助並促其發展。讓森林警察隊有80%的原住民警察,這已是經立法院通過的法案,然而警政署的人事部門卻以投機的方式使原住民警察人數未達80%的門檻,原本讓原住民保衛山林的美意遂成為一條迫害原住民的惡法,這難道就是我們政府口中自詡的族群融合嗎?徹底落實森林警察隊有80%的原住民警察,才是國家族群融合的第一步;接受並尊重原住民地位及文化,亦是提升國際形象的一種新視野。讓國際都知道,台灣有一支森林警察隊都是Aborigines 。

差異,是為確保不同族群間互為其主體創造具有敞開性。我們並不認同我族中心主義,只是期望不同族群間能平等相處,互敬互重。希望這封公開信能讓尊敬的侯署長對我們原住民的歷史及情況有所了解,及山林對於原住民的重要性。同時也提供給社會大眾一個新視野,化解過去那些對原住民的誤解,讓我們的社會在族群融合上能跨出真正平等合諧的一步。願祖靈庇佑大家。
 

核一廠核廢料貯存變更案 退回專案小組重審

   (中央社記者卞金峰台北縣二十二日電)
  
  「核一廠用過核燃料中期貯存計畫環境現況差異分析及對策檢討報告暨變更內容對照表」今天下午進入環評大會審查,台北縣長周錫瑋指派環保局長鄧家基與會。由於台電公...

原民會應向行政院提出的「倒退法案」堅決說不!

■高金素梅

關於12月5日行政院通過的“「原住民族工作權保障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將數條攸關原住民族工作權的基本保障全數刪除,高金素梅已在今日(12月19日)程序委員會裡阻擋此一提案過關,並在這裡向原...

原民文化事業基金會草案協商無果

2006-12-19╱台灣立報╱第11版╱原民╱【記者舞賽台北報導】

  立法院內政及民族委員會昨天協商「財團法人原住民族文化事業基金會草案」,因行政院版草案尚未經立院程序委員審查,且立委孔文吉版草案明...

沒有「普遍性語言教育」 就不能有「普遍性語言考試」

■高金素梅

就原民會提出之「原住民學生升學優待取得文化及語言能力證明考試」,我們在這裡要向原民會主委瓦歷斯‧貝林提出嚴正聲明:沒有教育的考試,非旦捨本逐末,更是對原住民學生的一種懲罰性政策。 為什麼我們堅...
第 1 頁, 共 6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