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頁 還我祖靈 歷史篇

祖靈之邦

歷史篇

從遺傳人類學觀點談邵族證明

---慈濟大學生命科學系講師陳叔倬

  今年(民國九十年)五月二十四日,921地震後一年半,我以遺傳人類學者的身份,至行政院原住民委員會參加「研商邵族認定為原住民族第十族」會議,提供族群遺傳學的資料佐證。在那一次會議中,邵族同胞再次提出正名的呼聲,希望能與鄒族做一區隔,獨立成為一族。會中達成提報邵族成為官方承認的臺灣原住民族第十族的共識。其實兩年前,921地震發生前半年,行政院原住民委員會於魚池鄉召開「邵族成為原住民族第十族」座談會之時,我就以書面方式提供意見:從ABO血型、人類白血球抗原(HLA)等遺傳指標所得資料顯示,邵族與鄒族沒有直接的遺傳類源關係(見附圖)。

  如果邵族成為臺灣原住民第十族獲得政府通過,世界上有沒有類似邵族一樣,人數不到三百人的族群?有;一些人跡罕至的熱帶雨林族群,因地理隔離造成特殊的語言與文化,得以獨立成族,有的人口未達兩百人。依照生態學的定義,族群中個體數目多寡並不是構成族群的基本要件,生殖隔離才是族群構成最主要的條件。但生態學中有所謂「有效族群個數」(effectivepopulationsize)的探討,是指族群中的個體都能夠隨機交配、並且不會減少子代遺傳多樣性的最小族群個體數目;當族群樣本過小時,會造成近親通婚,子代遺傳特質趨於一致,最終生育率下降而族群消失。人在生物學上都是同一種,沒有所謂生殖隔離,所以有效族群個數的議論復不存在。人的族群是否存在,靠的是文化、語言,而非生殖隔離;所以人的族群會因為文化、語言失傳而消失,不會因為混血而消失。

  其實在更早的體質人類學與人口學調查即已顯示,邵族人口的血緣已經不純。除了一些與布農族的通婚之外,更多的是與非原住民的漢人通婚。在人類白血球抗原(HLA)的遺傳距離標示圖中(附圖),邵族的位置與其他臺灣原住民各族等距(蘭嶼雅美族除外),亦可能是邵族的遺傳特質受漢人血緣高度影響所致。畢竟這是人口少的族群為了族群延續,不得不採取的策略。

  自日據時代始,學界對於邵族的文化、語言定位,一直未有定論。有的學者認為他們是阿里山鄒族的一支;有的認為他們和南鄰的布農族有較密切的關係;有的認為他們的語言與西部平埔族較類似;有的認為他們應該是獨立的一族。這對邵族本身而言,是幸、亦是不幸。幸的是被誤認為鄒族,能留在臺灣原住民的行列之中,不像平埔族被政府所遺忘。不幸的是包括鄒族、布農族、與平埔族各族等其他族群對於邵族的定位有所猶疑,使得邵族在台灣原住民族與平埔族之間擺渡,成為雙重邊緣。

  但這對於邵族本身不造成困擾,自始自終很清楚的認定:我是邵族。藉由族群文化生命力的展現,以及對於母語傳承的堅持,確認邵族自己的族群地位;甚至以921地震重新凝聚族群意識,積極重拾傳統部落自治的機制,使得邵族比以往更有自信,更有族群尊嚴。

  在五月二十四日的會議中,語言學家表示邵語已採借了許多布農族的語彙,我亦指出邵族的遺傳特質恐與漢族有混血之嫌,但我們都支持邵族能夠正名,一方面是基於邵族確實與鄒族無明顯直接的關係,另一方面是邵族強烈的活出自己的文化,活出族群的生命,使得邵族得以脫穎而出,成為臺灣原住民族第十族。會後我問邵族的代表:邵族正名成功,興奮嗎?他說:沒有特別興奮,因為邵族存在是事實,已存在幾千年了;正名,只是遲來的正義。

  邵族是否會消失?可能從邵族與其他族群的通婚狀態,我可以說邵族已經消失;但我也可以用嚴謹的族群遺傳學觀點說明,人本來就不可能用遺傳特質去證明族群存在或不存在,族群通婚自人類出現之始就開始。但是我可以確定,當邵族不再拜公媽籃、不再講邵語的那一天,就是邵族消失的日子。正名,對於邵族而言,只是族群存續的一個過程,不是目標。

  在此,我也與其他正在為正名奮鬥的族群共同勉勵,努力活出自己族群的語言與文化,活出族群的生命力,族群就自然存在;到那時,正名就會隨之而來。邵族已經從孤獨的擺渡,築實了橋樑,等著後續正名的族群繼續前進,進入臺灣原住民族的行列。

  今日,邵族文化館成立,特此為賀。
 

  發祥(泰雅)

  秀林(東賽德克)

  蓬萊(賽夏)

  愛蘭(巴則海)

  達邦(鄒)

  東光(布農郡社)

  雙龍(布農巒社)

  潭南(布農卡社)

  下檳榔(卑南)

  光榮(阿美)

  富田(阿美)

  青葉(魯凱)

  涼山(排灣)

  日月(邵)

  漁人(雅美)

  椰油(雅美)

  東清(雅美)

  
  以人類白血球抗原(HLA)遺傳資料顯示邵族與鄒族的遺傳特質是否相似:邵族與所有(雅美族除外)的臺灣原住民族遺傳距離等距,但與鄒族沒有直接的遺傳相似性;與鄒族遺傳特質最相似的是布農族,不是邵族。
 

喋血抗日,賤賣傳統

---彭琳淞
取材自《自立晚報》1993年


一 個非假日的上午十點多,太魯閣口和往常一樣,幾位年輕貌美的太魯閣族少女穿著大紅色傳統原住民服飾,手拿花環、頭飾等待著觀光客「上門陪照」!   一輛箱型小旅行車才...

民族解放運動中,原漢聯盟的歷史起點--霧社抗暴(三)

藍博州

 10月27日,是「霧社抗暴事件」七○週年紀念。就「霧社抗暴事件」本身,已有許多史實調查與研究的材料出版。關於五○年代「蓬萊民族解放同盟」的史實亦陸續在世紀末出土。值此時機,我們將透過藍博州先生...

花崗悲劇的時代蛻變

1988.10 關曉榮

霧 社事件中,統治者以現代化武裝,結合以敵制敵的毒辣手段,對莫那魯道領導起義的六社泰雅族人,也對被迫與日人協力圍剿的他社泰雅人,更為其他各族處於極劣勢的原住民族群,埋下一個滅族或...

莫那魯道的精神代表了什麼

1988.10李疾/採訪‧整理

[u] 弱勢者對強勢外來民族的反抗 [/u]

   劉文雄(阿美族,「原權會」會長)   最初對「霧社事件」的了解,主要是經由國小老師的教示而對日本人的殖民獨裁統治感到強烈的仇恨感...
第 9 頁, 共 10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