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頁 還我祖靈 歷史篇

祖靈之邦

歷史篇

公共論壇:靖國神社移靈抗議及牡丹社事件大和解之省思──過去的歷史可以饒恕但不能忘記

2005-07-05╱台灣立報╱第11版╱原民╱■孔文吉(立法委員,泰雅族)

  日前高金素梅立委率領高砂義勇軍遺族約60餘人前往日本,希望能將二次大戰陣亡的高砂義勇軍成功地自靖國神社除名並將其英靈移回台灣,由於此行尚牽涉她對日本首相小泉純一郎參拜靖國神社違憲的控訴及對原住民遺族象徵性的賠償官司,引起國際媒體矚目,日前突遭日本右翼團體橫加阻撓與反制,且日警為保護高金委員一行之安全,特將其攔阻於靖國神社一公里外,並禁止團員下車之罔顧人權及蠻橫無理之作法,筆者至表震驚與錯愕。雖然高金素梅等人已自日本返國,她對日本的官司將於9月判決,但她仍不排除將靖國神社的訴求向聯合國人權委員會繼續陳情。

  正在此時國內尚有一則台灣原住民前往日本琉球訪問的「牡丹社事件大和解」的活動,也吸引媒體大幅報導,即發生於1871年牡丹社事件遺族,多為來自於屏東縣牡丹鄉排灣族一行,曾前往日本琉球宮古島進行歷史性的訪問,希望能化解長達134年前兩國民族之間的誤會與仇恨。72歲宮古島平良市長伊志嶺亮說:「歷史曾經帶給我們悲慘的過去,希望我們忘掉過去,面向未來,從今以後宮古島與牡丹鄉要有更多親善的交流。」宮古島曾是漂流到牡丹社之66名琉球人的故鄉,其中有54人為牡丹社排灣族殺害。牡丹社事件發生3年後,日軍派遣一千多名大軍來襲,牡丹社原住民死傷無數。

  筆者以為這兩個事件有其不同的歷史意義,一個是消極地要求歷史平反與民族正義所進行的靖國神社原住民移靈抗議行動,一個是積極地面對歷史並化解原住民及琉球民族百年的仇恨。同樣的原住民悲慘歷史,可以有不同的面對方式及解讀,且原住民對兩個事件的回應及行動也相當不同。然而筆者必須要指出高金素梅靖國神社的抗議行動,因原住民遺族見解不一,在原住民社會已引起不同的反應與評價。

  回顧歷史,二戰時期被日本軍國主義徵調到南洋作戰之高砂義勇軍,大部分都已在異國戰死未歸,也有少數人雖僥倖生還但因受傷致身體殘缺,這可說是日本殖民主義時期,屬於原住民的一場悲哀之歷史宿命。然而筆者要強調這些被日本愚民統治充兵到南洋打仗的義勇軍,包含筆者已陣亡的兩位舅舅在內,當時都將參與二次大戰之「聖戰」視為一生最高榮譽,且當時有許多人願意犧牲性命、視死如歸,以向日本國輸誠與效忠。這是一個屬於日本殖民政府對原住民「番人」高壓愚民統治不爭之歷史事實,也是原住民先天的歷史悲劇。

  二戰結束以來,原住民對親人作戰寧死不回之英勇行為,雖有深沉悲痛但卻也無怨無悔,他們僅要求日本政府能對高砂義勇軍遺族善盡一些撫卹與賠償,如此而已。而這點在十多年前日本在國際壓力下,已透過國際紅十字會給予遺族一些金錢上的賠償,然而對於高砂義勇軍,因人命損失之賠償金額發放標準不一,甚至也有許多遺族尚未領到任何賠償,致難免衍生諸多爭議。

  由於高金委員這3年來對此議題持續的關注,高砂義勇軍自靖國神社移靈的抗議行動,已超越單純屬於日本政府與原住民遺族金錢賠償之層次,且已擴大到比較敏感的中日民族及外交層次,特別是二戰時期中日民族的歷史糾葛與恩怨似乎又被挑起。由於各個歷史時期不同的政治環境,其看待歷史的角度當然亦有所不同,高砂義勇軍參與二次大戰,容或在日本殖民主義時期被視為是光榮之英勇行為,但在現今民主自由的反(後)殖民時代,就可能被視為是一種日本高壓統治之罪惡而應大加撻伐與聲討。

  高金素梅委員赴靖國神社「迎靈」之抗議行動,筆者相信應是一種深度反思日本殖民歷史及原住民命運的結果,然後她能以無比的勇氣與行動來伸張民族尊嚴與正義,筆者對此予以高度肯定。但這些不幸的歷史,卻不容曲解,也不容用現今泛政治化的架構去解讀。筆者以為這段叱吒風雲的歷史已經過去,我們可以饒恕,但不能忘記。

  我們雖然不能忘記日本軍國主義的幽靈深深地籠罩無辜的原住民遺族心靈,但我們也要心存包容與和解,而非對立與仇恨。面對過去悲慘的歷史,原住民赴日的訪問行動,縱然可以是嚴正地要求日本政府道歉及賠償,但更可以撫平歷史的傷痕,展現大民族容忍的氣度與和解的膽識,如同宮古島琉球民族及牡丹鄉排灣族人共唱同一首歌:「我們都是一家人」之豪邁氣魄,大家肩並著肩,手牽著手,兩民族一起迎接光明及希望的未來。
 

台灣高砂義勇隊是「日本人」嗎? 

                 國立政治大學教授
                         傅琪貽
------------------------------------------------...

台灣“高砂義勇隊”的歷史真相

(編輯: 張元 2005-06-14 人民網)

  眾所週知,靖國神社內供奉著大約246萬個亡靈,1000多個靈位是二戰中的甲級、乙級和丙級戰犯,其中包括戰後被處以死刑的東條英機等14名甲級戰犯...

第三期山地原住民的抗日(1902~1915年):對付原住民的「理蕃」

                    台灣大學政治學研究所研究生
                             曾姵菁
------------------------------------...

VUVU的秘密 

iljing(排灣族)

  夏天的午後、南台灣的天氣如火爐般高溫、炙熱。懸掛在牆邊的溫度計,正悄悄地穿越過37度線,躍躍欲試的向上攀升。頂著烈日,順著微風,穿起塵封已久的工作服,我乘著農用搬運車,駛向溪...
第 7 頁, 共 10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