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頁 還我祖靈 歷史篇

祖靈之邦

歷史篇

20萬臺灣籍日軍中2.8萬人牌位進了靖國神社(1)

(http://military.china.com 2006-01-25

  二戰時有近20萬中國臺灣人參加日本軍隊,在東亞各地為所謂的“大東亞共榮圈”作戰。戰後,他們中有2.8萬人進了靖國神社,做了日本人的“神”。現在,他們不僅是日本右翼膜拜的對象,而且還是“台獨”勢力渲染臺灣悲情的歷史猛料。這群被歷史扭曲的靈魂,至今難以逃避被反復利用的命運。

  2005年5月13日,日本大阪地方法院做出判決,駁回了236位臺灣原住民就小泉參拜靖國神社違反憲法的訴訟要求。

  判決下達後,原告團的記者招待會上,身著民族服裝的臺灣“立法委員”高金素梅(38歲)講述了臺灣原住民在二戰中被日本強征為“高砂義勇軍”並戰死的悲慘歷史。她緊握拳頭淚流滿面地表示:“靖國神社裏(同甲級戰犯)一起供奉著我們祖先的靈位,對小泉的參拜行為我們無法容忍。”

  被遺忘的歷史

  靖國神社為什麼會有中國臺灣人的牌位?這裏有一段被人們遺忘的歷史。

  1895年,中國在甲午戰爭中戰敗後,被迫將臺灣割讓給了日本。在日本奴役臺灣的50年裏,日本對臺灣民眾除了政治壓迫和經濟剝削之外,還積極進行殖民教育。“台籍日軍”便是這種環境下的產物。

  1937年,抗日戰爭全面爆發後。為保障軍需補給,日本政府於1937年9月開始雇臺灣人充當不具備正式軍人身份的軍屬與軍夫。1942年1月,隨著太平洋戰爭的爆發,日本兵員日益匱乏,當時的“臺灣總督府”開始接受臺灣人志願從軍的申請。據訪問當年參軍人士的記錄,大多數人確實是因為發自所謂“內心的赤誠”而申請加入軍隊的。據日本厚生省在1973年的統計資料顯示,自1937年到1945年為止,“臺灣總督府”總共招募了軍屬126750名,從1942到1945年則徵募了軍人80433人,合計共207083名;這20多萬人中有30304人在戰場上陣亡,比例高達15%。

  被扭曲的靈魂

  被徵召的台籍日本兵主要從事後勤工作,但也有不少人曾為日本衝鋒陷陣,甚至還在戰爭中積極地參與了殺人、拷問、搶掠、強姦等罪行,並從中體驗了“天皇軍隊”的威風。戰後,26名台籍日軍被盟軍法庭以日本人身份判決死刑。從這一資料看,這些侵略戰爭的參與者的確並沒有“置身事外”,他們在戰爭中極不光彩地站在了罪惡的一邊。

  而在另一方面,日本政府對他們並不信任,他們和真正的日本軍隊有著明顯的差別待遇。所以,他們在為日本“效忠”的過程中又承受著在殖民者面前的劣等感。

  個人命運在浩大急變歷史中的分裂和擠壓造成的心靈扭曲,在“台籍日軍”那裏表現無疑。日本無條件投降後,殘存的臺灣“日本皇軍”還來不及品味戰敗國國民的苦澀,隨著臺灣被光復,他們又忽一下變成了戰勝國的國民——“中華民國臺灣省公民”。

  今日尚在人世的“台籍日軍”中,一部分人醒悟過來,開始通過法律手段向給他們帶來深重災難的日本政府索要戰時未兌現軍中郵政儲金和政府補償,但日本政府以“台籍日軍”不是日本國民為由,拒絕其享受日本軍人的優厚福利;而另有少數的“台籍日軍”仍堅持殖民地歷史中所形成的“皇民意識”,通過“戰友會”等組織繼續與原日軍保持往來,甚至在臺灣的各種活動中,重新穿上日本軍裝,為日本勢力和“台獨”組織搖旗呐喊。

  被反復利用的靈魂

  1945年戰爭結束,但這並非是“台籍日軍”可悲而又尷尬的歷史命運的終結。

  當廣大“台籍日軍”隨著臺灣光復成為中國國民時,他們在戰爭中死去的2.8萬名戰友,卻被送進靖國神社,當作日本的神供奉起來。

  然而,這些尷尬的死者靈魂並未在尷尬中得到安寧。2002年底,日本靖國神社為擴大信奉會員人數,準備在臺灣設立首間海外分社,以促進“臺灣老兵和日本老兵遺屬們的交流”,試圖通過與“台籍日軍”這批有特殊歷史身份的人建立情感紐帶來籠絡台島內親日份子。

  “台獨”勢力的支持者顯然也不願意放棄用這一處境尷尬的群體來做悲情文章,他們用這一尷尬群體的命運做例子,論證臺灣士兵在不同的歷史時期,被日本政府和國民黨政府交替利用,成為他人戰爭犧牲品。以同時喚起臺灣民眾的本土悲情的意識和身份認同,以期實現良好的鼓動宣傳效果。現在,臺灣當局開辦的各種歷史紀念活動,反復突出臺灣要有自己的本土獨立性,不要被外來政權所左右。而“台籍日軍”的存在,已成為其進行現實“台獨”政策操作的一枚棋子。

  魂歸何處

  生前為天皇“效忠”賣命,死後進入靖國神社,如果是日本國民,則或得其所。然而,他們是被征服殖民地的中國人,戰爭期間無論如何賣命皆為二等軍人;戰爭結束,家園光復,魂魄卻不得安息故土,從此,與生養之地、與家人、與倖存的袍澤海天茫茫。

  早在1979年,部分陣亡“台籍日軍”的遺族就派出代表,抗議靖國神社,要求將先人靈位撤出,在他們看,“高砂義勇隊”是臺灣原住民被日本軍國主義強迫而犧牲的戰爭炮灰。把他們這些受害者的靈位與加害者一道祀奉在日本的靖國神社,根本是對臺灣原住民祖先靈魂的強暴,讓其靈魂永不得超生。
 

20萬臺灣籍日軍中2.8萬人牌位進了靖國神社(2)

  多年來,臺灣女“立委”高金素梅,作為被日本強征到南洋作戰的“高砂義勇隊”死亡家屬代表,曾五次奔走日本,不斷到靖國神社進行抗議提出要求書,要求靖國神社提出臺灣出身的死亡者名單,並將臺灣原住民靈位撤出...

臺灣原住民走過百年滄桑

12/14/2005 華夏經緯網

編者按:
  從生活淒慘到出人頭地,從被“分而治之”到深陷各方政治勢力的“拉扯”,從19世紀末臺灣被清政府割讓給日本至今,臺灣原住民已走過了百年滄桑路。   今年10月27...

慰安所遺址 婦團推動保存



秀林水源村廢棄軍用倉庫 建請政府列為古蹟 妥善保全、整理


日本戰敗60年,台北市婦女救援基金會今年與國際同步推動慰安所遺址保護工作,及籌建慰安婦資料館,義務律師王清峰和花蓮縣籍慰安婦倖存者,日前專程到花...

臺灣慰安所遺址見證日軍暴行



GDT051901-A03——這組看似繁複的數碼,卻深深刻在臺灣慰安婦的心裏。臺灣婦女救援基金會律師王清峰,7日走訪島內兩個慰安所遺址,爭取保存成立慰安婦資料館。 據台媒報導,老家在花蓮秀林鄉水源村的七...
第 6 頁, 共 10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