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頁 原運 泰雅族北得拉曼封山

祖靈之邦

泰雅族北得拉曼封山

北得拉曼山泰雅族水田部落北上宣言




3 月11日起,部落湧進大量欲窺視「北得拉曼巨木」的外來人潮,上水田部落長老決議封山。


封山的宣佈,引來媒體大量的報導與討論(附件二)。3月17日,上下水田部落召開聯合會議,決定推派二十位長老代表,於21日北上召開記者會,向各界做完整的說明。


台灣島與原住民族、傳統領域與自然主權

回顧台灣島的歷史,島上的環境生態曾經多樣且豐盛。在那個時代,擁有自然主權的原住民族,因為「不貪取」的生活哲學,與大自然保持和諧的平衡,在環境生態
上綻放出燦爛的成果。三百多年前航海經過台灣島的外國水手,情不自禁的讚嘆:福爾摩沙!寶島!


西洋人入侵台灣,掠奪式的貪婪個性開始帶來浩劫。荷蘭東印度公司入台第一年輸出鹿皮兩萬張,第二年十五萬張……;1895年日軍侵台,國家暴力開始有系統的大
規模掠奪山林資源,原住民族在傳統領域的自然主權完全喪失,淪為被剝屑的最底層;1945年國府來台,開發山林的政策不變,政商盤剝變本加厲,原住民族的部落成為
台灣最窮困的地區,而山林大地也開始了她的反撲。

歷史清楚的告訴我們:台灣島曾因原住民族擁有傳統領域與自然主權而創造了生態環境的寶庫,台灣島也因原住民族失去傳統領域與自然主權而變成現在的「災難之
島、垃圾之島、貪婪之島」。歷史是一面鏡子,前車之鑑,後人之師。原住民族要求傳統領域與自然主權的課題豈能再迴避!

世界的潮流、總統的願望

我們很清楚,「聯合國原住民族權利宣言」(附件一)支持我們擁有傳統領域與自然主權,這是世界的潮流。我們也知道,陳水扁總統在1999年就與我們立約(附件一),承認自然主權與恢復部落傳統領域,我們的願望也是總統的願望。

擋住正義的逆流

我們明白,為什麼世界的潮流、總統的願望至今尚未能落實到我們身上?利益的誘惑蒙蔽了正義的呼聲,官僚、財團、地方勢力交織成一股擋住正義的逆流。但是,
我們有堅定的決心要衝破這股逆流!

今天,我們要在這裡向全世界宣佈:

北得拉曼山泰雅族水田部落成立

「北得拉曼山泰雅族保護區籌備處」


根據中華民國憲法增修條文第10條(附件一)的精神

我們要求陳水扁總統:

一、 指派中央級代表與「北得拉曼山泰雅族保護區籌備處」展開對話。

二、 指派中央級代表與「北得拉曼山泰雅族保護區籌備處」展開傳統領域會勘。

三、 在「北得拉曼山泰雅族保護區」成立前,停止一切對「北得拉曼山泰雅族水田部落」不當
的主權侵犯。

四、 指示行政院動用第二預備金,支付「北得拉曼山泰雅族保護區籌備處」的經費預算。

根據泰雅族祖靈的精神,我們承諾:

還給我們保護區!

我們將給大家「好山!好水!好空氣!」



附件一

聯合國原住民族權利宣言

第三條:原住民族享有禁止歧視、文化完整、土地與自然資源、社會福利與自我統治。據此權利,他們可自由地決定自己的政治地位和自由地追求經濟、社會和文化發展。

第四條:原住民族有權維護和加強其獨特的政治、經濟、社會和文化特徵及其法律制度,同時,如果他們願意,保留充分參與國家政治、經濟、社會和文化生活的權利。


陳水扁總統簽署立約「原住民與台灣政府新夥伴關係」

一、 承認台灣原住民族之自然主權

二、 推動原住民自治

三、 與台灣原住民族締結土地條約

四、 恢復原住民族部落及山川傳統名稱

五、 恢復部落及民族傳統領域土地

六、 恢復傳統自然資源之使用,促進民族自主發展

七、 原住民國會議員回歸民族代表


中華民國憲法增修條文 (89年04月25日修正)

第 10 條

國家肯定多元文化,並積極維護發展原住民族語言及文化。

國家應依民族意願,保障原住民族之地位及政治參與,並對其教育文化、交通水利、衛生醫療、經濟土地及社會福利事業予以保障扶助並促其發展。


附件二

2002.03.17 中國時報 社論

飛鼠部落「封山」啟示錄


在面對財團開發破壞生態,外來觀光客又不斷湧入的情況下,新竹縣尖石鄉飛鼠部落行動團隊毅然決然宣告「封山」:自即日起不允許遊客進入,以避免破壞神木群
及鴛鴦谷瀑布遭到破壞,直到六月底才開放。

飛鼠部落的宣告刊登在網站上的原文是這樣的:「鳥嘴山神木群與鴛鴦谷瀑布皆位處飛鼠部落傳統領域內,根據聯合國少數民族憲章及陳水扁總統與原住民簽訂的條約。飛鼠部落擁有完整的自然主權。」基於「傳統領域」與「自然主權」觀念,飛鼠部落才有權宣告「封山」。

不要小看這短短二百來字的宣告,它嚴肅地挑戰了台灣社會習以為常的觀念,以及生態與原住民政策。

首先是「傳統領域」與「自然主權」對政府領土權力的挑戰。尖石鄉一地屬於國有林地,歸林務局管轄,當地有鄉公所、警察局等公權力機構,封山的決定權應在 政府,而非當地民間組織。然而,飛鼠部落行動團隊卻出之以原住民傳統的部落長老會議。在經過十二位部落長老會議之後,決定封山。所有的部落長老對自己祖 先、族人所生存的「傳統領域」是非常清楚的。外來遊客所帶來的生態破壞、消費與外來資本所帶來的衝擊,他們更明白,宣告封山,在人權上、在尊重原住民文化 與生存權利的原則上,是正當的。這個原住民傳統組織的宣告,讓政府啞口無言。因為恰恰是由於政策、政府公部門無力保護當地神木群與生態系的條件下,這個宣 告取得了社會所認可的正當性,而原住民部落組織的角色,對當地生態與文化所採取的態度,更使「傳統領域」對公權力的挑戰,獲得廣大的同情。

第二個嚴肅的挑戰是「傳統領域」對保留地政策。山地保留地政策是日據時期所創而由國府沿襲下來的,表面上雖是保護原住民以避免其土地被平地資本所併吞, 但實質上是限制了原住民的土地所有及使用空間。在原住民歷數百年流離遷徙的歷史中,廣大的森林一直是狩獵維生、青少年訓練成長、祖靈死後安息的居所。它是 原住民文化之所繫。而林務局的林業經營政策,根本只是將森林當成可經營的資源在使用,而非民族命脈之所繫。無論是以往的伐林植林政策,或現在走的觀光休閒 產業政策,都與原住民文化無關。

然而,森林是無比複雜的生態系,不是只有樹木資源而已。舉凡動物、植披、微生物等等,結合為一有機而 動態的系統。原住民傳統文化即是與此共生。如今原住民部落長老站出來封山,並願意以數月時間規劃未來開放的辦法,以建立符合生態與原住民文化體驗的社區, 這無疑是較好的發展。

然而,最嚴肅的挑戰,無疑是來自「傳統領域」對「外來政權」的批判。依照民進黨常常使用的概念,「外來政權」意味著一九四五年之後,因台灣光復而來台的中華民國政府。

然而,在原住民的觀點看,四百年來所有遷居來台的漢人移民,包括鄭成功、清朝、日本以及現在的政府都是「外來政權」,都是對原住民「傳統領域」的侵犯。 原住民社會運動裡,「還我土地」的訴求,即是要回歸「傳統領域」。現在,原住民用同樣的「外來政權」邏輯,要求執政當局公權力必須讓位給部落會議所決定的 「傳統領域」並宣告「封山」,政府又該怎麼說?難道歷史必須倒退回到四百年前重新計算,才能清理「外來政權」與「傳統領域」的糾葛?或者有更務實的做法, 以建立尊重原住民,也尊重一九四九年之後二百多萬移民者的政策?

面對飛鼠部落封山所帶來的課題,從生態保育著眼,這是有利的發展;從 保存原住民文化、尊重原住民人權的觀點看,林務局也無法強迫飛鼠部落非開放不可,畢竟該部落並非強制「封山」,而是採取柔性勸導的方式,以保護神木群。更 何況阿里山神木群被觀光客剝樹皮、盜伐的斑斑血跡不遠,去年二次大颱風由山上沖下的土石流也證明盜伐嚴重,林務局根本無力保護森林,還不如讓愛護鄉土的飛 鼠部落來保護。政府與其計較公權力的執行,還不如協助飛鼠部落做更完善的社區營造,以利地方發展,也可當成其他部落的示範。

「封山」是一次行動,是一種覺醒,也是一個深刻的啟示。
 

緊急封山




為了讓神木群保持盎然生機

為了讓飛鼠部落生生不息

我們決定

封山!



2002年3月11日,部落裡的青年林世偉,擅自打破數十年來對外沈默的部落共識,私自對新聞界公佈飛鼠部落傳統領域裡神木群的位置,此事經大幅報導後,連日來招引大量窺視神木的外來人潮。

我們擔憂,神木的曝光將成為一場生態災難。

我們擔憂,未經規範的人潮將打亂部落的生活。

2002年3月12日,新竹縣尖石鄉新樂村泰雅族飛鼠部落所有長老會商決議並嚴正宣佈:

一、鳥嘴山神木群與鴛鴦谷瀑布皆位處飛鼠部落傳統領域內,根據聯合國少數民族憲章、陳水扁總統與原住民簽訂的條約,飛鼠部落擁有完整的自然主權。

二、在未經飛鼠部落完整規劃前,飛鼠部落傳統領域即日起封山。


泰雅族飛鼠部落全體長老 2002/3/13

聯絡人:謝新福 0928-500029、03-5841852


部落工作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