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頁 原運 沙里仙養鱒場事件

祖靈之邦

沙里仙養鱒場事件

我們的憤怒




文/林美秀

上午(11月13日)南投李檢察官來了。他們這次重點是為瞭解地號443、445及引水道設施使用面積,地政事務所、河川局、 派出所主管.....還有一些不認識的官員來,因為鄧先生一直在檢察官面前說一些不重聽的話引起我的憤怒,當快走到鱒魚埋屍處時,我質問他說:我請問鄧先 生,你在下面埋些什麼東西?他說:我不知道。我大吼:就是你死鱒魚的埋屍處,你每次都亂丟,不只這一次而已。檢察官叫來河川局的人來說:你自己看看,這樣 可以嗎?(還有怪手亂挖的兩個大窟窿)。

下午到玉管處時,又跟企劃課承辦東埔區的陳先生說,他畫了地圖想了解確實位置,我不知他們會有什麼動作,我只是跟他說:為什麼今天玉管處沒有派人去,檢察官有來。他嚇了一跳,就這麼聊起來了。

處長主動的跟我聊一些事,我發覺我真是心軟,我很喜歡他,就像喜歡以前東埔的鄒校長一樣,其實,我不會討厭他們(人),只是恨惡國家公園法。

我一直想說,其實你們不必對我們說抱歉,因為我從來不會覺得是漢族對不起原住民族,而是歷代政權政策的不當,才使得漢族依法有據的進攻原住民族的土地﹔逼迫原住民族的生存空間﹔也使得族人因現實慘忍而躲進酒鄉無法自拔。

失業、母語、狩獵...都是如此。
 
第 6 頁, 共 6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