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頁 原運 反馬告國家公園

祖靈之邦

反馬告國家公園

撤除【馬告國家公園】!

十 月底,由報紙得知,政府有意在陳水扁總統就職半年〈11月20日〉時,宣佈成立「馬告國家公園」。〝馬告〞這個名字,許多人可能會覺得陌生,但若提及〝棲蘭山〞,大家應該還記得,兩年前退輔會的〝棲蘭山第三期枯立倒木整理計畫〞,所引發出來的一連串生態環保團體對此項計畫的質疑與之後的抗爭行動。棲蘭檜木林區,位於宜蘭、桃園、新竹交界,地處石門水庫集水區上游、全台最大降雨帶,是竹、桃、北、基、宜等縣市水源涵養源頭,台灣約有一半人口及生態賴以維生,且無任何人工系統可替代,其重要性由此可知;但以台灣目前所成立的幾座國家公園來看,似乎讓人感受不到棲蘭山可以安全了、可以不再遭受人為破壞了。更何況,這是站在生態的立場去思考整個國家公園,完全沒有考慮到生活在當地的原住民同胞他們的生命經驗與生存權。
  宜蘭縣大同鄉、桃園縣復興鄉及新竹縣尖石鄉的三位鄉長;對於自己身處的行政區域即將被畫定為國家公園,三位鄉長異口同聲的說〝NO〞,而且在內政部營建署所召開的會議上,這三位鄉長更是群起反對﹗

一、棲蘭山設國家公園,本意是不容許人為的破壞及維持生態的完整性;但以台灣目前國家公園的狀況來看,多一個公園,便是多了一個讓人觀光的地方;把設置國家公園的意義講的很偉大,事實上便是吸引觀光客去破壞生態環境。這就好比之前,退輔會森林開發處以整理枯立倒木為由,但私下卻進行著檜木的盜伐,以謀取暴利。一樣是政府,叫人如何信任「營建署」呢?

二、若以保育的觀點來看,要維持一個生態的平衡,根本不須有太多的人為因素加諸在裡頭,〝自然〞又該如何解釋呢?曾在書上看到一段這樣的文字『有一次他在清水湖的上面探勘林相時(大約是編號20林班的地方),有一棵倒地的空倒木,因為非常粗大,想要翻越都非常困難,後來發現在它的樹身上面,竟然還長了一棵一樣粗大的生立木,像那樣直徑一百多公分的樹,至少也有一千年的樹齡了....。』這是否告訴我們退輔會的工作是多餘的,我想,連國家公園這種人為的管理與建設也是沒有必要的。生態環境之所以會破壞,主要還是因為人類的需索無度所造成。人為過度的干預自然環境、觀光客日益增加..,這些舉動皆會造成總體生態的不平衡。

三、長期以來,台灣人一直無法釐清〝國家公園〞與〝生態保育〞兩者間的關係,對於所劃定的區域實質意義與價值,根本無法落實到一般民眾的身上〈事實上這個意義與價值也是令人質疑〉;這並非去否定休閒、觀光的價值,畢竟這也是生活所必須。但以台灣一律都將這些區域劃為國家公園,再加上管理單位對生態又不了解。因此,我們可以看到,只要變成了公園,與原先所預期要達到的目的與意義便完全不一樣了。

四、今天,我們談論國家公園,尚未把〝人〞放進來談,若您有認真的看過「國家公園法」的話,應該不難去找出其中不合人性的規定,或是裡頭專為〝特定民族〞所訂定的法令。辦法硬的要人命,而管理人的專業能力、背景以及對生態警覺性,實在無法讓人信服。再看看它的上屬單位,居然是以開發建設為主要功能的「營建署」,聽了實在令人毛骨悚然。


我們嚴正的要求,撤除『馬告國家公園』!!
 
第 13 頁, 共 13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