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頁 原運 反馬告國家公園 針對馬告國家公園範圍再協調事宜---原住民部落代表共同聲明書

祖靈之邦

針對馬告國家公園範圍再協調事宜---原住民部落代表共同聲明書

E-mail 列印
「馬告國家公園範圍再確認」

緣起


  依現行國家公園法第七條規定:「國家公園之設立、廢止及區域之劃定、變更,由內政部報請行政院核定及公告之」。

  又依據現行國家公園法第二十九條訂定之國家公園施行細則第2條規定:「國家公園之選定,應先就勘選區域內自然資源與人文資料進行勘查製成報告,作為國家公園計畫之基本資料。

  前項自然資源包括「海陸之地形、地質、氣象、水文、動、植物生態、特殊景觀」;人文資料應包括「當地之社會、經濟及文化背景、交通、公共及公用設備、土地所有權及使用現況、史前遺跡及史後古蹟。其勘查工作、必要時得委託學術機構或專家學者為之。」

  如前述兩項法條規定,凡國家公園設置之前,必需就該國家公園預定地之重要自然資源環境做深入的勘查,並製成完整的範圍調查報告。尤其對單一植物相「台灣天然檜木林生態系」而言,更應施行國家公園設置範圍大區域的實地普查工作。

但行政院營建署又是如何劃設馬告檜木國家公園範圍?依營建署所提供之資訊,行政院營建署以下列三項資料劃設本國家公園。

(1) 以下列各事業區資源調查會訊及圖示為依據
※ 烏來事業區資源調查(林務局農林航空測量所)
※ 宜蘭事業區資源調查(林務局農林航空測量所)
※ 太平山事業區資源調查(林務局農林航空測量所)
※ 大溪事業區資源調查(林務局農林航空測量所)
※ 大甲溪事業區資源調查(林務局農林航空測量所)
※ 第三次台灣森林資源及土地利用調查(林務局)

(2) 以營建署於91年1月10日及6月21日,分兩趟行空中鳥瞰勘查為依據。

(3) 以棲蘭山檜木林區保護維護計畫方案、相關之棲蘭山檜木區植物資源調查為依據。

草率的行政作業,將嚴重侵擾原住民族的傳統生活權益

  綜觀上述三項資源調查資訊,我們必須不客氣的指出:馬告國家公園設置範圍預定地,僅限第3項有進入林地實地勘查作業,而第3項調查工作又僅止於林道所及之開發區為主。

民國89年3月至10月第一階段,以檜木林為主之棲蘭山林區植物資源調查工作,是由師範大學王震哲教授主持調查,其調查計畫名稱「棲蘭山檜木林區資源調查研究」,本計畫實地調查之林地有兩大方向:﹝A﹞棲蘭100線主支林道兩側林地。﹝B﹞司馬庫斯古道沿途各項植物環境。
因上述檜木資源調查實地踏勘所到之天然檜木林地範圍過小,致遺落重要檜木林資源地方過多,所以才有第二階段在沒有任何實地踏勘調查之情形下,僅依上述各事業區的資源普查資料及兩次空中鳥瞰後,草率的在桌面地圖上畫畫,導致在原有27000公頃範圍外之東、西、南、北各林班地胡亂的擴大劃設範圍至目前的53400公頃。

  因在棲蘭山林區踏勘的林地過少;又幾乎都以非常粗糙的「事業區普查性質的資料」為劃設依據,因此「馬告國家公園計畫範圍」之劃設已產生了非常重大的偏差。例如部落代表與山林保育團體所揭發(1)有一萬公頃天然檜木林地未劃入已公告馬告國家公園範圍內。(2)馬告國家公園內有二萬公頃伐木造林及一般闊葉林地緊迫著原住民族保留地,無端侵擾著原住民族的傳統生活領域。

部落代表堅持落實「實地勘查」

因行政院營建署的行政疏失及林地調查不實,致衍生了上述兩項飽受社會議論的林地問題,也因此在立法院第五屆第二會期之院會有了~「馬告國家公園範圍需再由馬告園區周邊部落代表再確認」之決議。對此,不管是新增之上萬公頃檜木林地,或是不符合國家公園選定標準(見現行國家公園法第六條)之二萬公頃伐木造林地及一般闊葉林地環境;它們都將深深牽動著國家公園周邊原住民部落傳統生活領域的嚴肅課題。

因此,我們這些部落代表對本次馬告國家公園範圍再確認的工作,是抱著認真且嚴肅的心情參與此項任務。今年三月十二日首次「馬告國家公園範圍再協調相關事宜」會議中,大同鄉部落代表蘇腓力已提出馬告國家公園範圍自然資源重新勘查作業完成後,再實地進行會勘及重新協調馬告國家公園新的範圍事宜(九十二年三月十二日「馬告國家公園範圍再協調事宜」會議記錄)。但,距立法院上會期至今已歷數月,我們這些部落代表無人收到任何有關本國家公園新的園區自然資源再勘查的成果報告。

相對的,營建署卻於九十二年四月十七日發文,要求大同鄉落代表於同年四月二十二日,在沒有任何相關具體之林地資源調查資料下,要以一天時間會勘一萬二千公頃的伐木造林地及一般闊葉林地。對此主管單位不負責任的草率做法,大同鄉三位部落代表以「無法對部落同胞交待」拒絕出席當次的「車隊會勘一日遊」行程。大同鄉民並在五月十、十四、十七日三場「國家公園法修訂聽證會」上提出嚴厲譴責。

拒絕變相的馬告園區旅遊參訪

  然而,營建署主管單位,並沒有以四月二十二日草率的會勘行程為鑑,又發文於五月三十日將研商「建議劃入馬告國家公園一萬公頃原始檜木林林地勘計畫(草案)」相關事宜會議。

  當我們深入瞭解本次探勘計畫內容,竟發現與四月二十二日大同鄉部落代表會勘的行程表內容幾乎雷同;不同之處,僅是將「會勘」的字樣變更為「探勘計畫」。同時,此次即將討論之馬告國家公園範圍再會勘之作業,部落代表們除了簡易的行程表外(五月三十日開會通知書),並無任何會勘區域的自然資源調查資料,沒有資料,要如何開會討論?

  再深入解析一萬公頃檜木林地探勘計畫的行程,又印證了營建署主管單位極盡草率與敷衍了事的行政心態。兩次的探勘計畫行程,各在2500公頃的深山野稜以兩天的行程匆匆來去;有在溪谷仰望(如125、126、136林班);有在稜區俯瞰(如133、134、135林班);更有在遠處山頭展望(如夫婦山區遠望看大溪事業區24至26林班)。部落代表們雖非專業的森林專家或學者,但以畢生與山林共存的知識認知,我們已深深感受到營建署主管單位草率的對待及膚淺的嘲弄;因為這不是「會勘或探勘計畫」,而是十足的山林旅遊行程。

「共管」仍只是口號!

  馬告國家公園預定範圍的爭議,不但觸發了社會大眾的注意,更引起了立法院立委們的關心,以致才有本次「馬告國家公園範圍再協調」的立法院決議。對此,馬告周邊部落居民莫不以嚴肅的態度對待。而身負再協調重任的部落代表們,亦皆以嚴謹的態度面對此工作。然而,營建署主管單位針對立法院決議之「馬告國家公園範圍再協調」事宜,所擺出的敷衍應付心態,讓部落代表們深感遺憾與失望,「共管」仍只是口號!

  我們嚴正聲明:

  舉凡往後任何馬告國家公園預定範圍再協調事宜,貴署必須先行提供該區域詳實的林地自然資源調查資料,以便實地會勘時作為分析研判「劃入或劃出馬告園區範圍」的依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