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頁 問政 2006(民國95年度) 原住民族.土地.基本法~訪談立法委員高金素梅

祖靈之邦

原住民族.土地.基本法~訪談立法委員高金素梅

E-mail 列印
■採訪整理:Yayud

編按:中華民國國慶前夕,原住民族立委高金素梅對「國家與原住民族」有極為深刻的闡釋…

問:台灣原住民最重要的問題是土地問題,去年,在委員的努力下終於通過了「原住民族基本法」,我們終於在正式的法律上看到「原住民族土地」這個名詞。是不是請委員向我們的同胞說明「原住民族基本法」對「原住民族土地」的意義!

2005年2月5日,中華民國終於有了第一部具有「原住民思維」的法律~原住民族基本法。基本法的公告實施,象徵政府對待原住民族從「殖民統治」走向「尊重多元」。在基本法的相關子法制定完成前,原住民族的歷史問題必須凍結現行不合理的法規,並以政治協商方式解決。

今天,高金素梅要為大家說明一段歷史背景,這是一段非常重要的歷史背景。對原住民族來說,不了解這一段背景,就會誤將「暴政」當「德政」;對政府來說,不了解這一段背景,就不可能有原住民族思維的政策與執行,沒有原住民族思維,誤解就會產生。於是,「政府以為是公平正義,原住民族卻認為是不公不義」。幾十年來,原住民族與政府就是一直在誤解中跌跌撞撞的摸索。

問:在部落,我們常聽到老人談到過去的祖居地,我們為什麼有過去的祖居地?我們為什麼遷移?請委員為我們說明原住民族土地的歷史背景!

1895年日本軍隊攻佔台灣,成立殖民政權台灣總督府,當時的總督府也就是現在的總統府。1895年11月,日本侵台第一任總督樺山資紀頒佈第26號日令:「蕃地﹦無主地﹦國有地」,強行將台灣原住民族的傳統生活領域置於「撫墾署」下管轄,開始準備大舉掠奪台灣山林資源。

26號日令的頒佈,讓原住民族在「法律上」失去了生存所需的土地,台灣原住民族從此進入被「法律」掠奪、殖民的時代。

不同的角度看歷史,常常會有顛覆價值的現象發生。數千年來,原住民族遵循自然法則,「共有分享」的生活哲學讓台灣保有「美麗寶島」的美譽。荒謬的是,當原住民族第一次遇見「法律」,竟然是失去一切的開始。部落被軍隊武力征討,居住地被強制遷居,山林被砍伐…。大家可能從來沒有想像過,當原住民族第一次遇見「法律」,是如此的悲慘!

1906年至1909年間,為強化有效統治,殖民政權開始推進「隘勇線」,以武力逐步縮小原住民的生存土地版圖。當時,隘勇線內的原住民土地是185萬公頃。1910年至1914年,殖民政府劃定原住民生活所需之區域,以「蕃社」為中心的耕地山劃為「番人所要地」,保留給原住民使用,其他不能提出正式權狀的土地,全部沒收為「官有林野」。「番人所要地」就是現在的「原住民保留地」,當時是以每人生活需要3公頃耕地為計算,8萬名原住民共劃定24萬公頃。沒收的「官有林野」就是現在的「國有林地」。

從「26號日令」到「番人所要地」到「官有林野」…等殖民政權所制定的法律,都是以殖民掠奪原住民族為核心思考的統治法律。

問:這可是一段重要的歷史,「原住民保留地」與「國有林地」其實原來都是原住民族的土地。可是,搶奪我們土地的日本殖民政權不是在1945年戰敗離開台灣了嗎?為什麼我們的土地還是侷限在25萬公頃的保留地?

1945年,中華民國政府從日本殖民政權手中接收台灣,照理說,過去以殖民掠奪為目的的不公不義法律應該立即廢止,中華民國政府應該著手制定恢復公平正義的法律。可是,歷史的軌跡總是令人意外!更且巧合!

殖民政權「總督府」換個牌子變成「中華民國總統府」!
掠奪原住民土地與山林資源的「撫墾署」變臉為「林務局」!
「撫墾署」下設11個支廳變成「林務局」的8個林管處!
24萬公頃「番人所要地」原封不動轉成24萬公頃「原住民保留地」!
「26號日令」搶自原住民手中的「官有林野」變成林務局管轄的「國有林地」!

「殖民政權」竟然像川劇變臉一樣,換個面具變成「民主國家」,這個變臉的「民主國家」一直延續到21世紀的今天。我們當然知道,「制度相依」的統治成本最低廉,但是,站在原住民族立場來看,前後政權,繼承對原住民族的殖民制度,這是何其殘酷!

問:委員訴說這一段歷史的精神,真是令我們敬佩,在我們這個年齡層能像委員這麼清楚的說出這一段歷史的,恐怕已經不多了。可是,難道原住民族土地的問題就此成為歷史懸案?

歷史的軌跡再度令人意外!就在我們感到絕望的時刻,原住民族的前途卻意外的有了轉機。2005年2月5日,中華民國終於有了第一部具有「原住民思維」的法律~原住民族基本法。對原住民族來說,基本法等於是以尊重為原則的原住民族小憲法;對中華民國來說,基本法象徵從「殖民統治」走向「尊重多元」的分水嶺。

根據原住民族基本法第三條「行政院為審議、協調本法相關事務,應設置推動委員會,由行政院院長召集之。」,行政院近日即將啓動推動委員會的運作,三年內必須完成所有子法的修定。這將是原住民族最重要的三年,我們必須避免原住民族的法制化工作再陷入跌跌撞撞的摸索中。

可是,在原住民族基本法所有子法修定完成前,我們可以先依原住民族基本法的精神來解決一些「歷史遺留的問題」!

問:請教委員,說到「歷史遺留的問題」,比如「保安林禁止編為保留地」的問題、比如「原住民承租國有林地被林務局訴請返還」的問題,現在要怎麼解決?

原住民族最重大的問題就是土地問題!土地問題就是生存問題!日據時代,日本殖民政權以每人生存所需的3公頃耕地,劃設了24萬公頃的「番人所要地」,後來政府接收後改名為「原住民保留地」。現在,原住民族人口有46萬,就只算居住在原鄉的也有近29萬,即使是以殖民政權每人生存所需的3公頃耕地的標準,原住民保留地至少也要有90萬公頃才夠。但是,即使在原民會辦理兩次增劃編後,保留地也才26萬公頃。生存的土地不夠,是原住民族最大的問題!

今年,行政院核定原民會「補辦增劃編保留地計劃」,原民會經過詳細會勘後提出約1萬公頃的增劃編保留地,但是,其中有數百公頃屬於農委會林務局的保安林,林務局拒絕解編保安林,導致「補辦增劃編保留地計劃」受阻。我們必須在這裏講公道話,保安林的設置是為了九大國土保安理由,但是,林務局的保安林設置其實是繼承日據時代的保安林要點,從來沒有做過實際檢測是否符合國土保安所需。現在,讓我們看看保安林解編的例子:

1.林務局南投林管處管轄之71、72、73保安林地即將解編,做為湖山水庫用地。
2.保安林可以解編,做為雪霸國家公園管理處的管理站與警察小隊服勤設施。
3.雲林的保安林可以解編,做為麥寮為醫療設施用地。
4.保安林可以解編,做為台南市第四期垃圾掩埋場。

保安林地解編案例不只於此,但唯獨原住民生存所需的保留地不能解編,這樣合理嗎?況且,這次增劃編涉及保安林的數百公頃土地,全部都是77年2月1日前就是原住民使用,有的使用年數甚致超過中華民國政府在台灣的時間。林務局拒絕解編合理嗎?

如果,林務局解編這些保安林,讓原民會增編為保留地,並限制這些增編的保留地的使用必須符合森林法的使用。為什麼不能這樣處理?

現在,保安林增編為保留地這個問題已獲得解決。3月底我在總質詢時,蘇貞昌院長承諾要解決,4月份我與農委會主委、原民會主委獲得協議,保安林可以增編為保留地。

至於「原住民承租國有林地被林務局訴請返還」的問題,很多部落同胞來陳情,一、二十年前,他們在部落周邊種植果樹,現在,突然接獲法院傳票「林務局提請返還林地訴訟」。原來,這些土地就是1895年被殖民政權以一紙「26號日令」變成「官有林野」,1945年再被林務局變為「國有林地」的原住民族土地。這是原住民族土地的歷史傷痛問題,很多原住民族的歷史問題不能用現行「沒有原住民思維」的法律來解決,在沒有原住民思維的法律之前,原住民的歷史問題必須用政治解決。在「原住民族基本法」的相關法律制定完成前,林務局應以「民事訴訟法190條」雙方合意停止訴訟,立即撤回對原住民的「返還林地訴訟」。

我要在這裏呼籲林務局:不要在歷史的傷口抹鹽!

問:非常感謝委員清楚的說明,對於原住民族的土地問題,委員還有什麼期許?

從「原住民族基本法」的公告實施,我們可以清楚的看到,中華民國政府面對原住民族已試圖從「殖民統治」走向「尊重多元」。在這關鍵的轉變時期,我們必須慎重的提醒政府當局:以謙卑的還債心情,撫平原住民族的歷史傷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