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頁 原運 平埔宣言 平埔巴宰族滄桑史出版後感言

祖靈之邦

平埔巴宰族滄桑史出版後感言

E-mail 列印



文/巴宰族--潘大和


拙作「台灣開拓史上的功臣──平埔巴宰族滄桑史」,自三年前出版以來,承蒙國人的抬愛,一時洛陽紙貴,實筆者始料未及,惜死不已。

尤其,令筆者萬想不到和欣慰的是,國人對其本身有切身關係的平埔族原住民族史的真相之渴望欲知。再者,國人對歷來政府和中外史家異口同聲委稱:「平埔族 的土地流失乃好吃懶做,坐吃山空所致;平埔族人口的銳減乃文化低,疾病叢生所致;以及平埔族的消失乃溶化在高度文明的漢民族的溶爐之中」等邪說,已開始起 疑,不以為然。還有,最難能可貴的是全球各地本(巴宰)族的後裔,已洞悉本族先人在台灣開拓史上所做的犧牲和貢獻,不再存有自卑感,紛紛勇敢地站出來,以 台灣平埔巴宰原住民族為光榮。

當初,筆者在白忙中挺身撰寫拙作,實乃鑒於歷來有些學者專家,不但沒有盡學者的良知和史家的天職,將本 族二百餘年的血淚史:土地被官民狼狽為奸侵佔殆盡?人口被奴役,屠殺至瀕臨亡族滅種的地方之史實,公諸於世,反而,淪為卸用學者,岐視本族仍然「有知和不 識」的化外之民,不顧天理國法,竄改本族歷史並且替當年的亂世賊子所做的罪孽漂白,甚至,歌功頌德和搖旗吶喊。例如,台灣開拓史上荒唐絕倫的騙案:亂臣賊 子侵佔本族的祖地和清廷的賜地,偽造為「割地換水」的勾當;又將奴役本族開拓蠻荒的台中盆地成為水土冠絕全台的(現今)台中縣市之血汗功勞,全部在光天化 日下「移花接木」予唐山兄弟及亂臣賊子:還將清廷串通亂臣賊子設計本族「以夷制夷、漢、海盜和長毛」等二百餘年連不斷的亂禍、慘絕人寰的「奪產害命」毒 計,歷來的史書既然隻字不提:歷來的史家僅須舉手之勞,比較本族歸化前後的人口成長率,即可一目瞭此陰謀毒計而不為,反而,甘冒天下之大不諱委稱「本族文 化低,疾病叢生及本族好吃懶做,坐吃山空」等,極盡污辱之能事,以誤導世人, 蓋官民「奪產害命」的絕代毒計。更有甚者,最後,為此後高枕無憂,再拿出其 五千年的看家本領:歷來的政府聯手中外學者專家,由政府有關軍位先下手,將本族戶籍內,三代以上祖先的姓名、族別和住址等,全部塗掉,以「死無對證」,使 無法追蹤祖先源流及無法追查土地的流失和人口的變遷,並向國人宣稱「台灣平埔族已全部漢化、開化、往者蠻荒歸化前所用的姓名和族別,勿須再使用,以免被人 譏笑等,以欺世蒙人。接著,御用學者上陣,不依照照全球各國圴照的聯合國原住民族工作小組(IWGIP)所訂的原住民族權益,以自決(Selg- determination)來認定原住民族身份,反而,採用早(一九九三年)已被世人淘汰的血緣、語言和風俗習慣等爭論數百年不休的原住民族身份鑑定 法,故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再者,也可以從千餘來已漢化的蒙疆少數民族,政府遷台之後尚設之蒙藏少數民族委員會以輔導之,反觀本族及其他平埔族政府於遷 台僅四年(民國四十三年)即宣稱已漢化,與一般人無異,其陰謀鬼計,以血緣、語言和風俗習慣來認定本族及其他平埔族,當不攻自破。」

其次,是鑒於廠來的流治者,不僅不將當年亂臣賊子魚肉本族的罪孽證據文件、公諸於世?也不解開晚近(一九五九-一九六四)本族的子弟數以千計,被哄騙到大 陸,協助危危欲角的清朝,消滅太平天國的「壹勇」之生死下落,以慰倚閭的父老,反而,將這些罪孽證件文件,束之於高樓或湮沒,以達「民不可使知之」及「死 無對證」之連環計:其次數百年來膾炙人口,中外各家各派史家爭論,迄今尚無法蓋棺論定的「割地換水」騙案,可從歷來的政府心虛不敢公佈其真相,甚至,連亂 臣賊子每次「割地換水」的面積,都諱莫如深,任由亂臣賊子信口開河,增加其氣焰,偽造多達四次的「割地換水」契約來欺世蒙人。再者,國人欲知的「有唐山 公,無唐山嬤」的原因,即全台平埔族人口遞減、瀕臨亡族滅種的原因,歷來的統治者都異口同聲地說「文化低、衛生差,疾病叢生」等所致而將當年本族和其他平 埔族的子弟萬餘名被哄騙前往大陸當太平天國炮灰的「壹勇」名冊,束之於高樓,甚至,洋稱當年前往大陸協助清廷消滅太平天國者,乃漢家子弟並非本族及其他平 埔族子弟等等,依舊利用當年哄騙本族先人的招式來哄騙現今各地的平埔族裔(詳見拙作台史所黃富三主任答覆筆者之函,第三二一頁)。試想,二次大戰,我們的 敵人日本,尚基於人道,將陣亡的台籍軍伕,通知在台灣的各遺族,而口口聲聲稱平埔族為同的歷來統治者,則如此對待台灣開拓史上的功臣,為捍衛新移民漢人的 家園,人口傷亡、土地流失高達百分之九十八以上的台灣平埔巴宰族,能不令人悲傷欲絕,不挺身撰文?

再者,是眠見全球各地的本族後裔, 中歷來政府刻意設計的「污名化」政策──從「生番」、野蠻,與飛禽走獸無異,到「熟番」「化番」文化低,無衛生等,而不自知,造成自卑感、心靈受創傷、尊 嚴受污辱等等而不敢抬頭,站出來承認自己是平埔巴宰族的後代,人間的大逆不道、慘事,莫此為甚。試想本族先人自歸化(康熙末年)後,即奉命捍衛新移民漢人 的家園及協助開墾全台各地外,尚協助清廷平三年一小亂,五年一大亂,甚至,遠渡重洋到大陸為清軍的馬前卒,擊潰太平天國軍,使清廷轉危為案,如此對社稷之 犧牲和貢獻,我國有幾個民族可以比喻,既然本族後裔不感覺光榮、驕傲、勇敢地站起來自認為台灣原住民族平埔巴宰族,故怎能不令筆者悲痛萬分,執筆撰文?

最後,最重要的是鑒於我國最高學術機構-中央研究院李遠哲院長,於八十三年四月十六日台灣史研究所籌備處成立時,在平埔族研究學術研討會中承諾「我們有 責任將一度活躍於台灣平原之族群的歷史予以還原」。如此崇高,如此高瞻遠矚為中研院歷屆院長中的第一人。但是迄今將六年,不僅沒有將本族史上最重要的土地 流失及人口的銳減,瀕臨亡族滅族的地步之真相,公諸於世,反而撰寫本族史的一些史家,不是在本族的風俗習慣和遷移打轉,就是在漢番的衝突及本族之內鬨等不 著邊際的描述,故筆者身為巴宰末代頭目的後裔,當責無旁貸,執筆撰文?


加入書籤:
黑米 funP udn 聯合新聞網 MyShare 噗浪 Facebook! TwitThis Google! Live! Reddit! Del.icio.us! Mixx! Free and Open Source Software News StumbleUpon! Joomla Free PHP
評論
搜索
只允許注冊會員發表評論!

3.26 Copyright (C) 2008 Compojoom.com / Copyright (C) 2007 Alain Georgette / Copyright (C) 2006 Frantisek Hliv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