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頁 問政 2014(民國103年度) 1030313 教育文化委員會質詢文化部龍應台部長

祖靈之邦

1030313 教育文化委員會質詢文化部龍應台部長

E-mail 列印

2014年3月13日 教育文化委員會立法委員高金素梅質詢文化部龍應台部長

從民國六十年代到八十年代,台灣「本土化」運動,由經濟、政治、社會,逐漸過渡到文化層次,長久以來我們始終遺忘了台灣原住民的存在;許多人也同時覺悟到;所謂「本土化」,如果不是將原住民的因素考慮進去,不但不徹底,而且可能淪為政治或意識型態惡質的爭鬥,永遠無法觸及人性及文化的深層。我們認為今天思考並解決原住民的問題,對整個台灣未來的發展至少有四個方面的積極意義:

第一是 一個新的歷史思考架構的興趣:
  
許多人發現台灣的發展,不能單純視為中國史的延伸。光復以前,四百年來,台灣早已悄悄地「演出」了自己的歷史。突破中國史的框架,台灣史的思考被賦予了一個世界史的縱深。
   
我們深信隨著台灣主體意識的明朗化,她的歷史敘述可能可以進一步擺脫漢人獨白式的「移民」史觀,以及單單以政治史為主體的歷史思考習慣,使我們發現這塊土地上更長的歷史縱深(四千年或五千年),果真如此,則原住民的存在,將成為台灣歷史思考的有機部分。

第二是 我們空間思考圖像的一個新的轉變
  
原住民的山海經驗,或許可以提醒我們向台灣的「地理」回歸。並以這個回歸為基點,重新構畫我們對中國乃至世界的地理圖像。
 
第三是 一個新的族群關係的建立

台灣的族群矛盾或所謂的省籍情結,最初是由偶然的歷史衝突(「二二八」),以及後來政治權力重分配的需求而引發延伸的。可以預測的是,將來不論由哪一個族群贏得主導權,現階段對立性、排斥性的族群意識,終究必須加以揚棄。「台灣人」這個稱呼,既不應為福佬人所專屬,也不應將客籍或所謂外省人排除外。原住民的存在,要求我們重新反省、釐清「台灣人」這個名稱的意涵,重建一個不被政治、激情、野心擺弄的健康的族群關係。

第四是 一個新的文化想像的建構:

一個國家的主體性,不能光靠政治或經濟力量來建立,文化的創造力往往是更重要的。原住民「異質性」的山海文化,無疑可以為台灣未來文化的發展,注入一個新的想像空間,一個不同於漢文化的特點。

世界史的動向,以及台灣在歷史意識、空間思維、族群關係、文化想像等問題上的全面反省,乃是台灣尋找她自己主體位置無可閃避的時代挑戰,其開放性,也給原住民一個重新調整自己民族角色與命運的機會。

台灣目前較鬆軟的歷史情境,顯示一種結構性重組織的需要。相對於平地社會,原住民是台灣四十年來經濟、政治虛幻本質真正的受害者;經濟的「自由」」、「開發」和商業化、國際化,平地社會獲益了,山地的經濟卻破產了。戒嚴體制的重壓雖暫時仰制了平地社會活力,但民國六十年代以後,卻漸次甦醒,而文化語言因「同質性」高,並未遭到徹底的摧毀。原住民就沒有那麼幸運了,他們的社會、語言、文化與風俗,在政治同化的統治要求下,成了斷了線的風箏。因此,整個台灣社會有責任在此結構重組之際,以更開闊的胸襟、前瞻性的眼光釐訂世紀性的原住民政策。

最後,「時間」是原住民未來命運最大的敵人,瞬息的生滅,淘洗的不只是一個「個體」的生命,它也像潮汐一樣,刹那間便沖垮一個民族或文化築起沙城。原住民文化存續的工作,是一項與時間賽跑的志業,如果不戰戰競競、勇猛向前,再鬆軟的客觀環境,都不會等我們太久。我們一方面要緊緊把握這個時機,同時也要認真地分辨其間的本末先後,我們實在沒有本錢做錯誤的嘗試。

而對主體社會的漢族朋友來說,原住民的存亡,也不完全只是原住民自己的事,它隱藏整個台灣在歷史、空間、族群、文化等間題之重構歷程中各式各樣的組合動力和可能性。



加入書籤:
黑米 funP udn 聯合新聞網 MyShare 噗浪 Facebook! TwitThis Google! Live! Reddit! Del.icio.us! Mixx! Free and Open Source Software News StumbleUpon! Joomla Free PHP
評論
搜索
只允許注冊會員發表評論!

3.26 Copyright (C) 2008 Compojoom.com / Copyright (C) 2007 Alain Georgette / Copyright (C) 2006 Frantisek Hliva. All rights reserved."

最近更新 ( 週三, 02 四月 2014 16:3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