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頁 問政 媒體專訪 訪談錄 勇敢率直 高金素梅為部落迎挑戰

祖靈之邦

勇敢率直 高金素梅為部落迎挑戰

E-mail 列印

悅讀大臺中六月號 /我是臺中人

文 攝影 劉智淵 圖片提供 高金素梅立委辦公室

「要勇敢面對自己生命中的困難,也許當下覺得真是痛苦,可是一旦跨過去,你會發現生命是無比的光彩。」這是立法委員高金素梅寫給肝癌病友的一段話。這樣的信念,每每讓她的人生柳暗花明,創造新的局面。


「我的生命中,如果還有什麼單純快樂的事,那就是在臺中和平的童年生活了。」女子黑衫黑褲,直髮及肩,一身俐落幹練。然而,談起波折起伏的人生經歷,她素淨的臉上眼眶溼潤、鼻頭微紅,情緒還是起了波動。

立法委員高金素梅,臺中和平出生,19 歲從電視歌唱節目中出道,演藝生涯平順出色,事業達到高峰之際卻暫別藝界。之後與友人合資婚紗店,店內大火奪去六條人命,經歷漫長訴訟好不容易司法還她公道,卻發現罹患肝癌,她勇敢迎戰病魔,切除腫瘤後積極參與公益,隨後投入原住民立委選舉,如今已經四度連任,擔任立委超過十年。

部落來的單純女孩

我們在高金素梅辦公室見到這位臺中的女兒,初見面時只覺她略顯拘謹,談話較為正式,似乎頗有戒心,和媒體上那位敢言直言、感情閱歷豐富的明星立委頗有落差。聊著聊著,她還是壓抑不住直爽的性情,從眾人好奇的個人感情、幾度人生低潮、立委工作甘苦到大臺中發展的期許,她都直言無諱,用詞遣字甚至接近讓人捏把冷汗的程度。

「我是山裡來的純樸孩子,不懂得自我保護。」談起感情世界,她略帶憤慨地表示,她是個普通女性,身旁演藝界朋友各個感情豐富,在公眾面前卻掩飾得很好,只有她「談戀愛就談戀愛了,被拍到就被拍了,不懂得隱瞞。」高金素梅提高音量說:「我談感情都是一段一段,從來不會腳踏兩條船。」

高金素梅的家鄉和平,在大臺中升格為直轄市前,是臺中縣唯一的原住民鄉,鄉內原住民、閩南人、客家人、外省人各佔四分之一,父親金德培是安徽籍外省人士,母親高香妹是苗栗縣泰安鄉梅園部落泰雅族原住民。在大甲溪流貫、群山環抱、多元族群和平相處的環境中成長,她形容那是純樸友善、沒有敵意的地方。家鄉除了讓她單純得不知隱藏自己的感情世界,還是她演藝之路的啟蒙、生命低潮的休養之地,以及投身政治的出發點。

演講唱歌從小落落大方

高金素梅回憶,她就讀的國小、國中,同學開口客家腔、原住民口音、臺灣國語,像她這樣一口標準國語的孩子不多,從小她就是班上演講比賽的當然代表,獲獎無數,直到現在,她的小學同學都還記得高金素梅年幼時登臺演講落落大方的神態。

「下了課,就跟著部落裡的大哥哥大姊姊抱著吉他自彈自唱,誰也沒正式學過。」高金素梅表示,當時她覺得自己會演講,不會唱歌,還常常對著錄音機講話,模仿廣播主持人錄製節目。國中快畢業的時候,臺中青年中學到學校招生,她決定就讀影視科學習廣播,沒想到有次在校登臺唱歌,校長立即決定重點培養,於是從高二開始,她就以實習名義在全省各地西餐廳駐唱。

「我很早就踏出社會,早熟,尤其在西餐廳接觸的是社會複雜的一面。」高金素梅回憶,國小3 年級開始,她就在部落裡搬磚頭貼補家用,寒暑假則跟著大人到潭子加工區工作。國中時曾經和姊姊一起到豐原的西餐廳打工,工作沒幾天遇到客人毛手毛腳,姊妹倆當天就落荒而逃,爸爸從此不准她們在那樣的地方工作。沒想到高中念了一半,還是踏入複雜的環境,只是,這時的她,已經不再落荒而逃。之後發生的許多事情也證明,不逃避,勇敢迎向挑戰,每每讓她的人生柳暗花明,創造新的局面。

家鄉懷抱中熬過挫折

高金素梅表示,當時民歌西餐廳盛行,駐唱歌手得接受客人點唱,萬一不會唱,她會請客人明天來,一定唱給客人聽,第二天客人到場,她隨即展現前一晚苦練的成果,如此不但不會得罪客人,還逐漸培養出粉絲。就在這個時候,有位電視節目製作人邀請她上電視歌唱競賽節目,從部落彈彈唱唱到民歌西餐廳的歷練,這位什麼歌都會唱的女孩,讓觀眾大為驚豔,於是歌喉甜美、外型清麗的部落女孩,踏上了演藝之路。

在演藝圈,她唱歌、主持、戲劇都有不錯的成績。民國82 年拍完李安的《囍宴》,有意淡出演藝圈的高金素梅,民國83 年投資梅林婚紗攝影公司,沒想到,民國85 年7 月婚紗公司大火,奪走六條人命。這時,家鄉成為她安頓身心、面對挫折的重要支持。

「那件事讓我很受傷。」高金素梅表示,事件一發生,共同投資的朋友各個聘了律師想辦法規避責任,從小相信朋友就該兩肋插刀的她,信念全然破滅,所幸她一肩擔下責任,勇敢面對民事賠償的態度獲得家屬認同。曾經有位罹難者家屬告訴她,自己的女兒沒逃出來,幸運逃出火場的她,要勇敢活下去。「當下我就決定無論如何都要負責到底。」高金素梅雙眼溼潤,手掌交握,終究沒讓眼淚離開眼眶。

勇敢面對生命中的困難

由於誠意打動家屬,民事部分以當時空前的高額賠償達成和解,但刑事部分卻進入漫長的司法程序。

那段時間,高金素梅回到家鄉。她形容自己像個遊魂,照常吃飯睡覺,但幾乎失去感覺,體重從45 公斤掉到35 公斤。官司打了四年,高等法院認為高金素梅不是梅林的實際管理人,以無罪定讞。「四年,我沒有掉一滴淚,宣判那一刻我才放聲大哭。」高金素梅形容:「就像在外面受了委屈的孩子,回到家裡,媽媽抱著說:沒事了,沒事了。」臺中和平,那個純樸沒有敵意的地方,鄉人了解她、接納她,就像媽媽般撫慰這個受了委屈的女兒。

「肝癌不算什麼,梅林事件妳得面對六條人命, 肝癌只是自己一條命。」高金素梅談起,好不容易走出梅林事件,卻發現自己罹患肝癌,當時她心情平靜,到書店找了許多肝癌相關書籍,決定「將生命交給老天、把身體交給醫師」。

「要勇敢面對自己生命中的困難,也許當下覺得真是痛苦,可是一旦跨過去之後,你會發現生命是無比的光彩。」手術多年後,她在《康健雜誌》寫下對抗肝癌的心情。這段話,不只是她面對疾病的態度,更是她面對生命的信念。談到這裡,她指名道姓提出幾位公眾人物面對癌症的錯誤示範。「他們本來不會死,逃避現實、亂吃偏方才是害死他們的元凶,不是癌症。」快嘴直言不為亡者諱的個性,讓人印象深刻。

超越黨派堅守民族立場

肝癌手術後一個月,921 大地震發生,甫獲新生的高金素梅,隨即和公益團體到災區、部落裡賑災,探望災民。「我以前一直以為原住民就是泰雅族,到南投山區,我才知道還有布農族。」高金素梅坦承自己的原住民意識啟蒙很遲,早年對原住民事務了解有限,然而一旦看到原住民處境,她就有心協助改善,只是當時她無意從政,直到擔任地方民意代表的哥哥不斷地鼓吹,自己又在回復原住民籍的過程中飽受刁難,才激起她的鬥志,於是勤跑部落,毅然決然在民國90 年參選山地原住民立委選舉,當選後連任至今。

「我最高竿的地方,不是跟原民會要錢,而是掐著其他部會的脖子,逼出一點殘渣給我的族人做基礎建設。」高金素梅直言,凍省之後,中央的統籌分配款分配到縣市政府,地方政府對選票不多的原鄉往往建設最少,她只好在中央做基層民代工作,至於立法委員該做的法案推動,她在立法院十年也努力不懈,只是原住民身分的立委人數少,依她的說法,又只有她是可以「不看黨意、堅守民族立場」的無黨籍,以致法案推動困難重重。民國94 年,好不容易由她主導,在三黨不過半,無黨團結聯盟支持的情況下,趁亂通過《原住民基本法》,但接下來相關子法卻一再遭執政者抗拒,無一通過,基本法形同具文。

為原住民未來創新局

談起這些,高金素梅提高音量,揮動著雙手說:「原住民立委的辛苦誰知道?公督聯盟幾次評定我是最後一名立委,我才不理它。請他們到部落走走,到我的網站看看,就知道為什麼它那樣評,我還能連任。」她忿忿地表示,演戲她最內行,但是要她假裝什麼都懂,多上臺質詢以符合「公民監督國會聯盟」的標準,她寧願多花些時間到部落解決族人的問題。

即使立法院生態讓她難以推動法案,但只要族人託付,高金素梅就會在立法院持續為原住民爭取應有的地位和權益。「就像面對梅林、面對肝癌一樣,我絕不容許自己沒有努力就棄守。」高金素梅這麼說。相信,以她過去面對人生起伏的歷練,這位單純率直的部落女子,仍將堅守民族立場,勇敢迎向挑戰,為自己的生命、為臺灣原住民的未來,創造新的局面。

 

最近更新 ( 週四, 07 六月 2012 17: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