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頁 問政 媒體專訪 訪談錄 [專訪] 原住民需要一個立院黨團

祖靈之邦

[專訪] 原住民需要一個立院黨團

E-mail 列印


轉載自 中國評論新聞網/ 台北11月8日電(記者黃筱筠)

日前公民“國會”監督聯盟批評,原住民“立委”沒有為原住民爭取權益,高金素梅也被觀察名單。高金素梅反駁說,她的選區有30個鄉,這些鄉鎮分布全台,她跑行程一點都不輸選“總統”。有時候一個原住民部落公聽會,來回她就要花上一天時間,難道幾分鐘的“立法院”質詢,可解決原住民的問題嗎?

她痛批說,這些公督盟學者都是“漢人沙文主義,”把原住民和漢人放在一起思考,她也希望邀請他們來部落看看,怎麼可用一般“立委”的標準去衡量原住民“立委”,而且是在選前刻意這樣講,很顯然是要操作選舉,這些公都盟成員根本是“立法院”的一匹惡狼。

原住民 需要一個立院黨團

高金素梅從第5屆參選“立委”之今,目前要參選第8屆“立委”,已經連續當選3屆,高金素梅說,她第一次獲得的選票是8千多票;第二次是1萬6千多票;第三次是2萬1千多票,得票數呈現倍數成長。

她說,選民從第一次看明星參選,到現在已經像是對待老朋友,有時候跑行程可以從第一家吃到最後一家,她能充分感受握到的每雙手都很溫暖,與第一次參選有很大不同。支持者甚至說“很清楚和黨工說過,‘總統’選舉和黨走,但是‘立委’選舉不能干涉他們”,讓她聽了很感動。

她也希望未來6席原住民“立委”能脫離政黨,原住民事務絕對不能仰仗一位原住民“立委”,唯有原住民“立委”在“立院”團結才有力量。


闖靖國 日本人玩司法遊戲

東京地方檢察廳今年8月對高金素梅帶人闖靖國神社案,做出不起訴判決。高金素梅表示,這是日本人自己在玩遊戲,因她以往都是8月前往靖國神社,日本8月判決是擔心她再去,很顯然日本很怕她,今年是因為選舉太忙,選完會再看看是否前往。

不過,她也說,今年年初和家人到日本度假時,家人都順利入境,只有她被請到旁邊小房間問話,最後雖讓她入境,但全程派人跟著她,還調查她日本朋友住哪裡,打電話詢問,擔心他們是打散入境日本,高金素梅笑說“那5天在日本度假,我安全得很,全程都有人跟著我”。


讀學位 也是兩岸交流

苦讀6年終於畢業!台灣無黨團結聯盟“立委”高金素梅接受中評社訪問時表示,她在2005年參加北京中央民族大學民族學系考試,是希望大陸能夠對於台灣原住民有多一點認識,她也可更了解大陸事務。因只能趁“立法院”修會期間去上課,花了6年時間終於在今年7月畢業。她自豪的說,她有些作業還留在學校,希望可讓中國大陸對台灣原住民族有更進一步認識,至少不要再稱呼他們是“高山族”。

高金素梅表示,這6年裡,有些必修的學分要修,對她還說比較辛苦,但求學過程和老師們談到很多大陸少數民族的問題,更具有意義的是,她的有些作業留在學校裡,可以讓中國大陸更了解台灣的原住民事務,希望大陸不要再叫他們高山族,也應該知道台灣有各種族群,像是泰雅族、阿美族等,目前官方認定是14個族群。


自由行 盼陸客到部落

高金素梅也說,雖然台灣有其他原住民團體到大陸進行交流,但她非常要求“正確性”,有些團體穿著布農族衣服,卻跳著阿美族的歌,這很混亂。如果是她帶出去的團體不會這樣。之前北京奧運,她在開幕會上帶團表演,她不會要大家穿一樣的衣服,“達悟族就穿達悟族,阿美族就穿阿美族,不能像水彩筆一樣硬要把大家混在一起”。她都要求,原住民不要再做新衣服,把以前在部落穿的衣服穿出來就可以。

她也說,日前她帶領台灣5個族群,到大陸“京台文化節”招商,希望陸客能以交流團形式到部落來深度觀光。她指出,希望是小團體方式到部落,不要大型觀光團,不只大巴士進不來,部落沒有觀光飯店,只有民宿也無法容納這麼多觀光客。一方面希望這些深度旅行的陸客可為原住民帶來細水長流的經濟收入,若突然湧進大量觀光客,財團進駐部落開發飯店,獲利的反而是財團並非當地原住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