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頁 原運 反亞泥還我土地運動 反略奪.反亞泥.反侵占

祖靈之邦

反略奪.反亞泥.反侵占

E-mail 列印



關於四月二十日鄉公所召開說明會之對策


秀林鄉公所奉行政院原民會之指示於四月二十日舉辦說明會。

依據行政院原民會二月行文給鄉公所的行政指示辦理:

第一點是所有權的部分是無庸置疑。

第二點耕作權的部份就等於所有權。

第三點關於未設定的國有保留地再談。


地主的回應:

一、所有權的問題是無庸置疑。可是亞泥表示依據礦業法不管是不是所有權地主除非有正當理由否則不得拒絕出租。這是什麼法律,真是欺人太甚,雖然他有這樣的規定,可是在未與地主協商之前他用了就是侵占。

二、耕作權等於所有權部分,到底鄉公所要如何協助地主取得所有權,認定問題。

(用舊法目前已超過十年,新法五年也符合資格),地主申請辦理所有權移轉登記時,秀林鄉公所經過審查、會勘後,再會同耕作權人至地政事務所辦理。

※第八條第二項:耕作權繼續耕作滿五年後,發放所有權。


三、未定耕作權的部分,在民國五十七、五十八年時,在土地登記清冊中可以看出原始使用人皆為原住民所有,可是為何鄉公所在當時為替原住民設定,所以顯然鄉公所有行政疏失。

原民會說要舉辦跨部協商,可是至今又過了兩個半月,到底原住民何時會拿回所有權,誰知道?是否又要如政府所說請再給我一段時間,這一等又會到何時?誰有多大的耐心,聽說如果七月底沒又回應,地主準備在八月份的時候再次回去耕作,以維護自己的權利。


反亞泥案另一章

駁斥亞洲水泥引用礦業法的存證信函--「非有正當理由不得拒絕」

背景說明:


反亞泥地主在三月十二日時回去耕作之後,有位擁有所有權的地主收到了亞洲水泥的存證信函,存證信函的內容援用礦業法第六十條、六十一條、六十五條,告訴當事人沒有正當理由不得拒絕讓亞泥使用土地。

這位地主的土地,民國七十五年開始,亞泥沒有與他簽訂任何租約、給任何租金,所有權人的土地就如此白白的被亞泥佔用,如今卻還要面對礦業法的強制租約: 擁有土地所有權之原住民不再與亞泥續約之的「非有正當理由不得拒絕」、「可以優先使用」,擁有這一紙尚方寶劍讓亞泥有肆無恐的佔用掠奪原住民的土地。

就算是反亞泥地主拿回所有權還要面對礦業法的強制租約。


第六十條:礦業權者因左列情事之一,必要時得依法使用他人土地:一、開鑿井、隧道。二、堆積礦產物、爆炸物、土石、、、、。三、建築礦業廠苦或其所需房屋。四、設置大小鐵路、運路、運河、水管、、、、架空索道或變壓室等。五、設施其他礦業尚必要之各種工事或工作物。

第六十一條:土地所有權人或土地占有人,對於購用或租用兩項礦業上應使用之土地,非有正當理由不得拒絕。

第六十五條:土地之使用經核定後,礦業權者為取得關於該土地之權利,應與土地所有人及關係人成立協議,如不能達成協議時,雙方均得向省(直轄市)主管機 關申請裁決。土地所有人或關係人不接受前向裁決時,得依法提起民事訴訟。但礦業權者經提存地價、租金或補償,並同時申報省(直轄市)主管機關備查後,得先 行使用其土地。

不管站在原住民或環保的觀點,礦業法是惡法!
絕對有正當理由反對
1. 影響原住民生計,在亞泥承租的27年當中,亞泥的到來「地主」未受其利反受其害,失去土地失去了生活依據,尤其是全世界的經濟不景氣,求生更困難,所以地主亟需要土地,維持基本的生活。

2. 站在原住民保留地管理辦法第條的規定應該優先輔導原住民,可是礦業在原住民部落近三十年來,何曾看到政府優先輔導過原住民?財團來了是搶奪原住民的資源, 財團賺進了利益,污染、土石流的壓力卻讓當地居民承受,所以我們認為亞泥承租原住民土地的案子,應該重新思考輔導地主或共同投資或成為股東。

3. 礦業法違背了憲法第七條平等權及第十五條的財產權,今天亞洲水泥公司是私人企業非公益團體,為何礦業法的設立簡直市政府協助財團搶奪侵占人民的土地,政府 口口聲聲說要保障原住民的生存權與生活,卻容許這樣的情事發生,我們不是次等公民,拒絕如此不合理的法條與規定。

4. 如果依據所謂市價0.08補償,原住民保留地在市價上是非常便宜的,如果同意,等於原住民土地等於白白送給亞泥,可是這樣的計價方式根本是幫助財團來剝削原住民。

5.違憲部分:侵犯人民的財產權及平等權,違背憲法第七條:平等權及第十五條財產權;除非推行公益,為何礦業法的精神卻是完全把財團的私利視為國家的公益,。

6.民國六十三年至今未修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