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頁 原運 部落烽火 噶馹佤族人:政府還我地來

祖靈之邦

噶馹佤族人:政府還我地來

E-mail 列印

花東廣大的海岸與平原,養育著阿美族人(Pangcah),然而許多土地都被政府及財團剝奪,族人的生存面臨危機。

花蓮縣光復鄉噶馹佤(Karowa)部落長老阿鬧(Anaw)說,族人都是太陽的孩子、子民,太陽供養族人。在日本時代,阿鬧的家鄉曾被日本踐踏過,被日本人搶光光,國民政府甚至片甲不留。「一點土地也不留給我們,我們要去哪裡生活?」阿鬧悲憤地說。

▲噶馹佤(Karowa)部落長老阿鬧(Anaw)拿起刀,宣示堅守部落的決心。(圖文╱李宜霖)

祖傳地變成公有地

阿鬧表示,族人的部落噶馹佤,一百年前位在現今光復糖廠的農地,噶馹瓦部落祖先當時因不敵日本政府及軍人的勢力,遭日本政府強佔土地,部落原耕墾戶為了討生活,散居到四面八方。日本戰敗之後,國民政府隨之概括接管祖傳部落所有祖傳土地至今。

噶馹瓦部落祖傳領域土地遇到政府權狀問題。日本總督府於1895年依「官有林野取締規則」,將噶馹瓦部落的祖傳土地推定為官有,阿鬧說,政府告訴族人,土地不屬於原住民,屬於國家的。

19世紀初已有漢人入墾,一直到日本時代土地才流失。1896年頒布「台灣官有林野豫約賣渡規則」,輾轉將該筆土地讓與「鹽水港製糖株式會社」。1929年(昭和4年),開始分割土地。

1947年前,執政者國民政府依「台灣省土地權利清理辦法」將該筆土地劃為耕地之後,噶馹瓦原住民的傳統土地就成了「公地」的來源之一,接著將它分配給經濟部所屬事業台灣糖廠股份有限公司管理。阿鬧說:「土地再度被爭奪,在我們的土地上,沒有一片是屬於原住民的。」

2002年林務局與台糖公司合作,在光復鄉「大農段、大富段」平地造林1千5百多公頃。2010年,現在的執政者依愛台12建設,於光復鄉「大農段、大富段」設立平地森林遊樂區。阿鬧說,原住民族基本法規定,政府在原住民土地設立遊樂區,一定要徵得原住民同意,否則就是違法,但政府毫不理會。

阿鬧提到,部落的頭目領著勇士,發現大部分耕地被侵佔,十分心痛,為了要還原真相,族人非常辛苦。族人努力地調查傳統領域、土地、海域,繪製部落地圖,整理8百多個傳統地名,甚至為找尋證據,翻閱過去的地圖。

阿鬧感嘆,過去從來不必做調查這件事,這是政府的霸權欺壓造成,就算劃了傳統領域,政府也不願意提供給他們土地。

土地就是生命

阿鬧說,老人用智慧蓋聚會所,聚會所保護部落、守衛部落的土地、訓練部落的勇士。水域是族人共有的,老人從水域划著竹筏,就不會迷航,族人依附土地,延續生命。

噶馹瓦族人不斷地陳情,前進立法院、地方政府、中央發聲,走上街頭是不得已的手段。阿鬧認為,土地是族人的生命,大家團結,不分派系跟宗教,為的就是生存,再分黨派,土地會永遠要不回來,人數會越來越少。

土地是噶馹瓦部落各世代要解決的急迫問題,土地喪失造成財產與精神嚴重損害,阿鬧呼籲政府,還土於噶馹瓦部落,歸還噶馹瓦部落統領域,包括傳統生活區、農耕墾區、農作區。

政府應儘速通過土海法,保障原住民的土地權、生存權、工作權、財產權及傳統文化。阿鬧氣憤的說:就算土地早已失去,也要拿回來,大家團結心連心,堅持下去。

2010-11-29╱台灣立報╱第06版╱族群╱李宜霖

最近更新 ( 週一, 29 十一月 2010 13:5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