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頁 原運 部落烽火 土地之戰系列專題2:馬庫達愛土地 遭國家強佔

祖靈之邦

土地之戰系列專題2:馬庫達愛土地 遭國家強佔

E-mail 列印

花蓮港口、石梯坪、石門區域,前面是太平洋,後面是山,中間有狹長的土地,還有一點可以種田的土地,港口部落馬庫達愛(Makutaay)族人千百年來在這麼小的面積下生存下來。

馬庫達愛(Makutaay)自救會Lafay(陳英彥)說,Makutaay族人在部落生活千百年。這個地方的農地在日據時代有編地號,祖先有登記,農地一直保存著,族人至今依然保有這些土地。但日據至國民政府時期,旱地及族人居住的土地多數沒有登記、編列地號,居住土地最近才有土地所有權狀。

土地逐漸流逝

石門段592、823地號、秀山段193、194、196、883地號、秀山段225、225~3地號都是族人的旱地,現在土地由交通部觀光局國家風景區管理處、花蓮縣政府、國有財產局管理;傳統領域的月洞是祈雨遺址,現在由豐濱鄉公所營運;獅子山是傳統軍事嘹望台,過去是國防部管理,現在是電信業架設基地台;石門軍營由豐濱鄉公所從國防部手中取得管理權;所有山林是由林務局管轄。Lafay說,世世代代族人在這裡生存,土地卻不是族人所有,而是公部門取得土地,蓋了迎接觀光客的服務處、露營區。

民國62年,族人自己開墾的土地,還要跟國有財產局承租;民國78年,花蓮縣政府公告原住民原居使用土地劃編為保留地;民國79年,石梯坪823、592地號地主向花蓮縣豐濱鄉公所申請增劃編保留地,族人以為土地、旱地、傳統領域、山林會歸還。

民國82年,國有財產局將823、592地號無償撥用東管處;民國86年,鄉公所公文來函,推託當時保留地承辦人員流動性太大,民國79年到民國82年所有登記的資料全部遺失。政府疏漏的現象族人無法接受,這是鄉公所嚴重的失誤,後果不應由族人承擔。

國家卑劣手段佔地

部落族人民國71年申請土地登記,國有財產局回文說,國家沒有經費,無法測量。交通部觀光局東部海岸國家風景區管理處取得族人旱地,給的回應是完全沒有族人開墾的痕跡。Lafay氣憤說,這是國家公然撒謊,旱地有開墾過的痕跡,有一條條族人當作界線的石塊,以及工寮,族人明顯有曾經在這裡耕種過的事實。

Lafay表示,公部門要跟國有財產局申請土地時,要經過合法的程序,查明土地改良情況,有無人耕種,東管處申請土地完全沒有經過這個程序,就使用旱地。農地在日據時代只要有編號,族人申請農地,可一直使用到現在,但國民政府來到台灣,旱地、傳統領域、土地雖然有劃編地號,但用最卑劣行政瑕疪疏失的行徑,造成族人損失土地,變成政府在管理。

馬庫達愛(Makutaay)自救會要求,政府要向港口部落族人道歉,並且歸還馬庫達愛石門段、秀山段及三富段等傳統土地,補償不當移撥傳統土地所造成之全部損失。

Lafay憤慨地說,原住民族為何要高喊「還我土地」?是因為其中有太多的不公平,因為行政瑕疪的錯誤,讓族人無法在自己土地上擁有土地。政府不尊重原住民族,原住民族必須爭取自己的尊嚴,不能再沉默。

馬庫達愛(Makutaay)族人圍繞火堆,展現捍衛土地的團結力量。(圖文╱李宜霖)

2010-11-25╱台灣立報╱第04版╱社運╱李宜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