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頁 問政 媒體專訪 訪談錄 “我們要的是歷史真相和正義” 專訪高金素梅

祖靈之邦

“我們要的是歷史真相和正義” 專訪高金素梅

E-mail 列印

她曾是臺灣的歌手和瓊瑤劇明星,2002年開始率領支持者多次赴日,要求將當年受徵參戰的臺灣“高砂義勇隊”陣亡祖靈遷出靖國神社。

她,就是高金素梅。8月15日,是抗戰勝利65周年的日子,她和來自內地、臺灣和日本愛好和平的人士在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舉行和平集會,三地團體共同舉辦了“不能忘卻的歷史”展覽。

我們要的是歷史真相和正義

8月15日上午,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紀念館,酷熱的陽光亮得耀眼。

廣場上6830雙布鞋橫豎成行。二戰期間共有4萬中國勞工被強擄到日本,根據日本官方數字,其中6830人遇難。

展館前,來自臺灣屏東的排灣族人唱起了《安魂曲》:“月亮啊,請你照亮亡魂回家的路途”,聲音蒼涼低回。

展廳裏,數百幅珍貴的歷史照片,展示侵華期間日本強擄和奴役中國在日勞工罪行、日本殖民統治和奴役臺灣人民罪行和日本槍口皮鞭下的南京勞工生存狀態。

為了不能忘卻相聚南京

記者:聽說這是內地、臺灣和日本民間團體首次聯合開展被強擄勞工的紀念活動?

高金素梅:是的。花岡和平友好基金管理委員會、旅日華僑中日交流促進會、臺灣人民文化協會、中國受害勞工聯誼聯合會和我們共同辦展,參與者中還有被擄勞工的遺屬和日本友人。去年的今天,我們在東京也擺了6830雙鞋。從2002年起,每年的8月15日,我們都會在日本舉行活動,要求日本認錯、反省、道歉、賠償,我們還會走進日本的社區舉行座談,把這段被隱瞞的歷史揭示出來。因為日本右翼一直試圖抹殺和淡化這段殘酷的歷史,至今沒有還這些殉難者一個公道。正是為了這段不能忘卻的歷史,我們相聚在南京。

記者:參加這次活動的團體很多,分別有各自的宗旨和維權方向。對你本人來說,不能忘卻的歷史指的是什麼?

高金素梅:我自己就是臺灣少數民族,母親是泰雅族。2000年,我當選臺灣原住民 50年來首位女“立法委員”。在為臺灣少數民族爭取權益的過程中,我發現日本殖民臺灣時期,原住民的歷史是被忽略的,他們上一代人被殺戮、被奴役,下一代人接受日本洗腦教育,從1942年到1945年,日本人曾強徵2萬多原住民組成“高砂義勇隊”送到南洋當炮灰,活著回來的只有1/3,並且多數傷殘。那些先輩生前被奴役,死後靈魂還被“囚禁”在靖國神社。高砂義勇隊是受害者,天下哪有把加害者和受害者合祀在一起的道理?

我把當年的歷史照片送進部落,老人們看了淚流滿面,因為他們經歷過,孩子們看了無比震驚,因為歷史書裏根本沒講到這些事。這不光是我,是臺灣原住民,更是所有人包括日本人都不能忘卻的歷史。

我們不是一個團體在“戰鬥”

記者:說說你和日本友人的故事,好嗎?

高金素梅:我們在日本有很多朋友,2002年起,就有一群日本律師免費幫我們打官司,並且自費飛到臺灣找資料。對日本,我們並不熟悉,沒有他們的幫助,我們會比現在艱難得多。而且,他們基本上受到了右翼分子的追蹤,但是他們從未放棄正義的立場。

有一次我到日本的社區座談,展示日本“三光”政策屠殺臺灣人,一個50多歲的日本老太太哭著抱住了我。她的爸爸是當年的日本軍人,她說:“吉娃斯·阿麗(我的泰雅族名),我要說聲對不起,但請你理解,我的父親也不想去。他是帶著對家人的思念,含著眼淚出發的。”我也抱著她說:“你的心情我理解,你的話會給我們的祖先很多安慰。”

我們不是一個團體在戰鬥,在亞洲,有越來越多的朋友,大家聯合起來搞抗議活動,要求日本道歉並賠償,韓國、琉球、日本和臺灣四地的團體已經有過多次合作,今年又加上了內地的很多團體。和南京同時,在東京,我們“五地聯盟”也在那裏做活動,我們有一位原住民盲詩人和一個紀錄片導演在現場。這段歷史,是大家共同的傷痛。兩岸各民族之間的交流,將是我們今後的一個活動重點。

2010年08月16日 新華報業網 (王宏偉 徐 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