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頁 問政 媒體專訪 訪談錄 高金素梅:孩子們讓我感動,我們本來就是一家人

祖靈之邦

高金素梅:孩子們讓我感動,我們本來就是一家人

E-mail 列印

7月6日至13日,臺灣少數民族民意代表高金素梅率臺灣莫拉克颱風灾區民衆“川震重建”參訪團一行抵川開展交流活動。參訪團在川活動期間,記者就四川灾後恢復重建、兩地少數民族交流等話題專訪了高金素梅。

“這樣的奇迹,是中華兒女的驕傲”

記者:這是汶川特大地震後你第三次來川,你對四川的恢復重建印象最深的是什麽?

高金素梅:我第一次到四川是2008年8月10日。灾區所見所聞讓我感受最强烈的是一悲一喜:悲的是,大自然給灾區造成的傷害令人觸目驚心;喜的是,看到從大陸各級政府到灾區群衆在大灾大難面前所表現出來的衆志成城,不屈不撓和大智大勇。當時我就堅信,堅强的中華兒女一定能戰勝這一特大灾害。

第二次來四川是去年,汶川特大地震一周年之際。我率團到北川縣爲地震灾區群衆祈福,目之所及,到處都是重建的工地,我被這種熱火朝天的重建景象所感動,深深感受到中華兒女戰勝灾難的信心和力量。

這次來四川,一路走來驚喜地看到,不管是學校、醫院、民房,還是道路和橋梁都神奇般的竣工。這種看似不可思議的成果,既是四川奮力拼搏的見證,也是全國上下乃至全球華人萬衆一心、同心協力的結果。就拿對口援建來說,據介紹,僅僅是北川縣城,就有3萬山東人投入到重建中去。四川灾後恢復重建速度之快,效率之高,放眼全世界,只有中國創造出這樣的奇迹。這樣的奇迹,是中華兒女的驕傲,也是中華民族留給世界的寶貴財富和經驗。

“從他們的臉上,我看到的是感恩,是對未來憧憬的笑容”

記者:你如何評價四川灾區少數民族家園重建?

高金素梅:與臺灣少數民族一樣,羌族沒有文字,歷史文化都靠一代代羌族人以口頭、舞蹈等方式傳承,如果不能流傳下來,文化就有滅絕的危險,所以少數民族文化重建非常重要。我在北川欣喜地見到,非常多的羌族孩子正在學習原生態羌族語言、羌族舞蹈,這種政府在重建中支持和鼓勵的價值取向,讓少數民族文化得到傳承。在重建的羌寨建築物上,羌文化的符號和圖騰也非常鮮明。

灾區少數民族群衆未來怎麽謀生,四川在重建中也考慮到了。在北川,我看到許多從事羌綉的婦女通過出售羌綉獲取生活來源,一些羌寨還開發了以羌文化爲載體的旅游産業。在吉娜羌寨一家羌寨人家,主人告訴我,現在的生活條件比地震前進步了20年。從他們的臉上,我看到的是感恩,是對未來憧憬的笑容。

記者:你認爲哪些工作還可做得更好?

高金素梅:就像彩虹七彩斑斕才美麗一樣,各個民族應該注重保存各民族特色,同時還應該思考如何適應現代社會的發展。如在北川看到羌綉,現在都是羌族婦女手工技藝,能不能有更多的文化經營團隊進入,進行多元化、市場化運作,幫助提高産品檔次和商品率,除吸引觀光客以外,還行銷到全世界。

記者:你在北川助養了20位羌族小孩,聽說孩子們與你建立了很好的感情?

高金素梅:地震中有許多孩子失去親人,電視上看到灾區孩子當時的悲傷和堅强,就有了助養灾區孩子的想法,因爲教育是脫貧的基礎。其實,錢不是最重要的,要讓他們知道,在臺灣有一位阿姨關心、關愛著他們,精神上有支撑。他們也給我精神上的支持,當我遇到挫折的時候,我會想起孩子們的堅强,從而戰勝挫折。同時,我也在收穫他們的愛,臺灣莫拉克颱風風灾後,孩子們寫信詢問我的安危,這讓我很感動,我們本來就是一家人。

“雖然有不同的少數民族語言,但歌聲、舞姿把兩岸少數民族的心連在了一起”

記者:你認爲,近年來兩地少數民族交流取得了什麽樣的成果?

高金素梅:兩岸文化、經貿交流源遠流長,現在文化交流原生態的趨勢越來越濃,這在四川、臺灣兩地少數民族文化交流上可見一斑。歷經地震、風灾,共同的經歷把四川、臺灣兩地人民的心連在一起。在“天府四川寶島行”活動中,四川藏羌歌舞團到臺灣少數民族聚居地作文化交流,在臺灣少數民族中産生了很大反響。我記得藏羌歌舞團用羌族語言唱起“我們都是一家人”,在場的許多臺灣同胞都眼含熱泪,因爲這是臺灣所有少數民族都會唱的歌。雖然有不同的少數民族語言,但歌聲、舞姿把兩岸少數民族的心連在了一起。

記者:對兩地少數民族交流合作您還有什麽建議、期盼?

高金素梅:希望未來有更多零距離的交流。比如,臺灣少數民族民衆深入到羌寨、藏家,羌族、藏族同胞走進臺灣山鄉,彼此生活在一起,7天、5天,聊天、談心,你吃我的家鄉菜,我唱你的家鄉歌,非常希望未來能實現這樣的交流,而不僅僅停留在都市的舞臺上。

高金素梅,女,臺灣知名人士。母爲臺灣泰雅人,父籍安徽省。曾以主演《梅珍》一片榮獲聖地亞哥電影節最佳女主角獎。

高金素梅是臺灣第五、六、七届少數民族民意代表。她積極致力于兩岸少數民族文化交流,非常關心四川地震灾區羌族文化的保護和傳承。

2010-07-11 四川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