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頁 問政 媒體專訪 訪談錄 12•13對話高金素梅 在臺灣尋找南京大屠殺幸存者

祖靈之邦

12•13對話高金素梅 在臺灣尋找南京大屠殺幸存者

E-mail 列印

“12·13”

今天。南京警報聲長鳴……

雖然已經過去了72年,但是侵華日軍屠殺我30萬同胞,給南京這座城市帶來的傷害,如同一年一度的警鐘一樣,永遠地刻印在南京人的心裏。

“12·13”,是歷史,也是現實。今天,還有許多幸存者時常活在恐怖的記憶中,這是他們的現實;今天,還有少數日本人在否定和歪曲這段歷史;尋求正義,還原真相,為受害者尋求公道,是我們的現實,也是生活在臺灣的中國人高金素梅的現實。

昨天,多次“勇闖靖國神社討說法”的“女鬥士”——臺灣原住民的代表高金素梅,在接受現代快報記者專訪時,也提到了這個特殊的黑色日子。“我爸爸是安徽人,從小就聽爸爸提過南京大屠殺,但最初了解得不多,現在知道了,真是慘絕人寰…… 臺灣也一樣遭受日本殖民者的屠殺,我要為之奮鬥,為受害的臺灣同胞向日本政府討個說法。”高金素梅告訴記者,如果日本政府不道歉,她會一直鬥爭到自己閉上眼睛。而在臺灣尋找南京大屠殺的幸存者,也將成為她和她的團隊的工作之一。

從小就知道南京大屠殺

對高金素梅,我們並不陌生,瓊瑤劇《婉君》中的那個有情有義有個性的丫鬟嫣紅,就已讓大家熟記了她那張漂亮的臉蛋,不過她以前的名字叫金素梅。1993年,她在李安執導的電影《喜宴》中擔當女主角,一鳴驚人。

可是就在演藝事業如日中天的時候,金素梅突然轉身離開了銀幕,理由是累了,不可能再演愛情戲了,因為身體裏的那種浪漫情感已經被抽離了。

雖然金素梅“土生土長”在臺灣,但父親是安徽人,在日軍的鐵蹄踏上中國領土的動蕩年代來到了臺灣,父親經常跟他們提起南京大屠殺,有時情緒會失控,在高金素梅的印象中,當時的她根本理解不了父親的這種痛苦感受,“我們的小學課本中也有提及,但不多。”

一張照片清楚“我是誰”

金素梅的母親是臺灣原住民泰雅族人,金素梅知道自己也屬于人口只有八九萬的泰雅族,而從1895年日軍侵佔臺灣到今天,臺灣原住民一直是弱勢群體。2000年年底,她冠上母姓“高”,代表臺灣山地原住少數民族角逐“立法委員”,她希望能為原住民發出聲音。2001年12月,她成為臺灣50年來第一位女性山地原住民“立委”。

“我要很坦誠地說,當選的那一刻,我真的不知道‘立法委員’到底要做些什麼。當選之後,我唯一的信念就是說,絕對不要忘記,當時你為什麼要參選,那就是讓我的族人能夠爭取到更好的權益,然後脫離現在的貧窮狀況。”

茫然中,“一張照片讓我清楚了‘我是誰’”,高金素梅口中的那張照片現在就挂在她的辦公室內:一名面目猙獰的日本軍人揮刀砍下一位臺灣原住民抗日義士的頭顱,鮮血從這位義士的頸腔內噴出。圍觀的日本軍人趾高氣揚,目露兇光……90多年前日本殖民者屠殺臺灣民眾的一個瞬間,被永久地定格。“第一次看到這幅照片,我的淚水奪眶而出,熱血直衝腦門。我終于了解,為什麼父親看到當年日軍南京大屠殺的相片時會情緒失控。”高金素梅表示,由于日本侵略者的殖民同化教育,許多臺灣人都不了解日本奴役、殘殺臺灣原住民的那段歷史。因此,她近年來一直致力于讓臺灣原住民和臺灣社會各界了解那段血腥的歷史。

勇闖靖國神社世界矚目

自從清楚了“我是誰”,高金素梅就開始了“女鬥士”的生涯。

2002年8月,她帶領部分“高砂義勇隊”家屬趕赴日本,抗議日本首相參拜靖國神社,並要求靖國神社將“高砂義勇隊”犧牲者除名,將原住民死亡者的靈位撤出。

2003年2月,他們赴大阪地裁所對日本政府、小泉首相、靖國神社正式提出控訴。

2005年6月13日,高金素梅率領臺灣高砂義勇隊遺族“還我祖靈行動”代表團,3 年內第7次跨海赴日本討公道。

2009年8月11日上午,高金素梅又以出其不意的方式,帶領近50名臺灣少數民族“還我祖靈隊”隊員突然進入了東京靖國神社正殿,展開“討回祖靈”行動。此舉令靖國神社驚詫慌亂,使警方措手不及,寫下了華人團體首次直接進入靖國神社內請願抗議的歷史一頁。

“說實話,我也不知道去過日本多少次了,非常多,數不清了。”高金素梅告訴記者,日本政府從1895年到1945年一直對臺灣原住民進行殘酷的殖民統治,二戰期間,強迫大批原住民青年加入所謂的“高砂義勇隊”,先後有2萬多原住民死在異國戰場。日本政府又把他們的靈位放進了供奉戰犯的靖國神社,這是對原住民兩代人的滅族行動,也是對臺灣原住民最大的侮辱,被害者怎能和加害者在一起!

他們的行動卻一再受到日本右翼的威脅,“有時他們會寫一些卡片給我,上面寫著 ‘活著去,死著回來’等,死,誰不怕啊?但是我不會被嚇倒不會妥協。……其實,不僅僅是臺灣,日本軍國主義在整個中國都犯下了滔天罪行,我們一定要日本政府道歉,如果他們不接受,那麼我會一直與之斡旋,鬥爭到底,直到我合上眼睛……”

小小的肩膀扛著大旗在東京街頭與警察對峙,這是怎樣一種凜然,在網際網路上,中國大陸網民齊稱高金素梅“美麗的女人,偉大的女性,集美麗與堅韌于一身,是中華民族女性的驕傲和代表”,“每一個有血性的中國人都是你堅強的後盾”。

尋找南京大屠殺幸存者

高金素梅多次來到大陸,也來過南京中山陵。她還看了電影《南京!南京!》,“我是演員出身,看電影、電視劇的角度與普通人不一樣,每一個鏡頭我都能看到導演在哪兒打光,拍攝角度是什麼樣的,但是這部片子讓我窒息,沒有閒暇的時間去想拍攝的問題,看了很不舒服,內心極為壓抑。”

自從得知南京有一個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後,高金素梅表示非常遺憾到南京那天沒有抽空去看一看,“下次有機會,我一定要去一下。”她告訴記者,臺灣目前還沒有這樣一個紀念機構,不過,她將建議臺灣當局設立一個類似可以讓市民追思、記住歷史的紀念館。

今天又是12月13日,刺耳的警報聲又將在南京拉響,見證過當年南京大屠殺的幸存者每年都在減少,目前在世的僅有400人左右,而且都是70歲以上高齡。當被問及在臺灣有沒有南京大屠殺幸存者時,高金素梅有點不好意思地表示,她沒有關注過,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媒體沒有報過,她答應記者,從今天開始,幫助在臺灣尋找南京大屠殺幸存者也將成為她的一個工作,“有消息,我會跟你聯係!”

不要日本民間的賠償

星期柒新聞周刊:您是什麼時候介入“慰安婦維權”的?

高金素梅:應該是1992年2月20日,當時我參加了一個婦女救援訪查工作,接觸到一些臺灣的慰安婦,漸漸就有了幫助她們向日本政府討說法的想法。

星期柒新聞周刊:您帶著慰安婦在日本打官司,情況怎麼樣,有沒有拿到賠償?

高金素梅:情況不是很好,日本政府不肯賠,倒是日本的一些民間機構提出給予補償,但我們臺灣的阿嬤很有骨氣,拒絕領取這筆錢。李敖先生為她們捐助了一些。

星期柒新聞周刊:為什麼不要?

高金素梅:當然不能要,這是日本政府的問題,應該由日本政府來賠償。也不是錢多錢少的問題,其實她們的損失不是金錢可以補償的,她們的青春就這樣被“奉獻”,就這樣被蹂躪,這種一輩子的痛苦錢可以補回來嗎?

勇敢站出來的不多

星期柒新聞周刊:據統計,在抗戰的14年中,在整個東亞地區大約有40萬名婦女被日軍掠為慰安婦,其中中國戰區受災最重,約有20萬名婦女被強迫成為性奴隸,她們以1:29至1:37的比例被配給日軍軍隊,目的是為了避免性病,增強戰鬥力。但是勇于站出來的慰安婦並不多?

高金素梅:是的,這是因為亞州女性都有非常傳統保守的一面,正視歷史,回憶過去,對慰安婦來說,確實需要很大的勇氣,也許是受中國傳統文化影響,貞操觀比較重。

星期柒新聞周刊:2005年,中國慰安婦研究學者蘇智良透露,目前已知大陸尚有35名慰安婦活在人世。不知臺灣慰安婦公開站出來的有多少,現在活著的還有幾位?

高金素梅:1992年公開的有2000多名,她們大多數都是在14歲~30歲左右被強迫去當慰安婦的,現在少了,可能也只有30位了,其中原住民的阿嬤12名,我知道實際數字遠遠不止這些,只是她們不敢站出來。

星期柒新聞周刊:她們站出來了,這樣活著,對她們來說,又有了一層特殊的意義—— 為那段歷史作證。南京當年也是慰安婦重災區,但是除了已逝的雷桂英外,至今尚沒有一個老人勇敢地站出來。我採訪專家時了解到,根據調查他們手上掌握有一定材料的南京慰安婦“活人證”大概還有七八人,甚至還有一名生下了日本侵略者的孩子,但是不敢站出來,你覺得她們該怎麼做?

高金素梅:把屈辱埋藏在心底,咀嚼的是更多的痛苦,我認為她們不應該把這段歷史帶走,而應該勇敢地站出來指證,盡管要面臨很大的壓力。但是這樣做是有意義的,為自己也為歷史向日本政府討要一個說法。

站出來的慰安婦應受到尊重

星期柒新聞周刊:日軍侵略中國時,在南京建立了很多慰安所,像亞州最大的“利濟巷2號”,不知道你有沒有聽說過?

高金素梅:有聽說,但沒有去看過。

星期柒新聞周刊:隨著時間的流逝,這些“活化石”每天都在消逝。證人、老人在去世,過去充做慰安所的房子有的也被拆掉了。現在大陸一些有識之士正在對慰安婦課題進行著搶救性的研究,並設立了相關研究機構,像中國慰安婦紀念館等,不知道你有沒有和這些大陸的機構聯係過?

高金素梅(短暫沉思):沒有。

星期柒新聞周刊:聽過南京慰安婦的故事嗎?像雷桂英?

高:沒有,不過,我在韓國的一個紀念館裏,看到了很多來自大陸慰安婦的介紹,可能裏面有南京的。

星期柒新聞周刊:對于慰安婦來說,其實戰爭還沒有結束,因為她們身心兩方面的創傷一直非常深,很多人在生活中飽受痛苦,日本政府一直沒有很好地道歉,更不用說賠償,臺灣的慰安婦現在情況怎麼樣?

高金素梅:不好,很多阿嬤一提就直抹眼淚,但是她們都很堅強,像黃吳秀妹,談到日本政府,她很堅定地說“當時的糟蹋,讓我身體變得不好,他們(日本政府)會忘記,我永遠忘不了”。而另一名83歲的盧滿妹,也痛訴日軍暴行,她懷孕還強迫她接客,所生的孩子產後僅38天即罹患痢疾早夭。戰後返臺結婚,夫家聽說她的境遇,沒多久就離婚……一些阿嬤說,她的心在流血,我聽了,心也在流血,我們應該給她們更多的關愛。所以有的老人講,我的心一直在流血!

星期柒新聞周刊:在臺灣,慰安婦能享受到特殊的待遇嗎?

高金素梅:嗯,臺灣的慰安婦,能享受到一定的補償金,但最讓她們欣慰的是年輕人的支持,在臺灣,只要有空閒時間,一些年輕人就會跟阿嬤們聊天,安慰她們,給她們鼓勵,給她們與日本軍國主義鬥爭的勇氣。

星期柒新聞周刊:大陸年輕人在這方面意識好像要差一些,你對他們有什麼建議?

高金素梅:現在網絡這麼發達,其實這些阿嬤需要的不僅僅是金錢,最渴求的是理解與支持,她們怕被人恥笑,怕被人冷落,因此,年輕人絕對應該支持她們,告訴阿嬤們勇敢站出來,勇敢地陳述過去,那不是你們的恥辱不是你們的錯,而是日本軍國主義的恥辱與錯。

高金素梅簡介

臺灣原住民民意代表。

其主演的《梅珍》一片曾榮獲聖地亞哥電影節最佳女主角獎,還曾主演李安導演的《喜宴》。她在瓊瑤的電視劇《婉君》中飾演嫣紅,《三朵花》中還飾演過老三章念琛。

2001年12月當選第5屆山地原住民“立法委員”。2004年12月當選第6屆山地原住民“立法委員”。2008年1月當選為第7屆山地原住民“立法委員”。

2009年12月13日 來源: 現代快報

最近更新 ( 週一, 14 十二月 2009 12:4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