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頁

祖靈之邦

身分不明數十載 平埔族尋根正名

E-mail 列印

八八風災中小林村慘遭滅村,

卻喚起台灣對平埔族的關心。

如今文建會已決定資助殘存的小林村民延續平埔夜祭,

新任原民會主委孫大川也贊成西拉雅族在文化上正名。

1956年,政府實施台灣在二次大戰後,第一次人口普查,當時有2萬7,009個人被列為「族系未詳」,學者將這些「族系未詳」者歸類為平埔族。他們的後裔徘徊在不明的族群邊界數十載,目前正努力尋求身分認定。

文化豐富 超乎想像

在八八水災中慘遭淹沒的小林村,是西拉雅族後裔群聚的重鎮,滅村後,隨著小林村獨樹一格的平埔夜祭錄影資料曝光,一時之間,小林村彷彿成了平埔文化「代名詞」。

事實上,平埔文化的多元豐富遠超過一般人想像,小林所屬的西拉雅族也不全然信仰傳統的「太祖」,另一半人信仰的其實是基督教。和小林村力圖復振平埔夜祭相較,這些信仰基督教的西拉雅族裔,近年來藉由語言的復育尋根,並積極推動平埔正名。

靠海內陸 落差明顯

出身菲律賓的音樂家萬益嘉,在和西拉雅文化協會理事長萬淑娟結婚後,在閱讀古老荷蘭文與新港文對照的聖經時,發現這個被視為「死亡」的語言和他自己的母語竟如此類似。他決定「喚醒」西拉雅語。歷經7年努力,萬益嘉以新港文書的「馬太福音」為基礎,完成「西拉雅詞彙初探」一書,成為目前西拉雅文化協會定期舉辦語言營、試圖復育母語的依據。

台灣博物館現正舉行的「采田福地─台博館藏平埔傳奇」,展現的平埔族多元風貌,連鑽研平埔文化的學者也覺得目眩神迷。仔細比較,又可從台博館展出的數個平埔族群文物中,明顯感受到靠海的平埔族與內陸的平埔族之間的落差,南部如西拉雅族與漢族的差異較小,不如中部的巴則海、拍瀑拉族的古文物,有著合乎一般人刻板印象的「原住民」文化特徵。

小林滅村 問題浮現

「采田福地」策展人吳佰祿分析,平埔族群在台灣數百年本土文化發展中扮演「隱形」的關鍵角色。

相較於高山原住民族的傳統與現代,存在明顯鴻溝的情況,平埔族群特殊的海岸、平原生態區位,從1千多年前,即不斷與外來文化接觸,17世紀以降,更將外來文化與本身文化進行融合,隨時間改變呈現「涵化」現象。相對地,居住在內陸的巴則海等族受到外來文化的影響則較晚。平埔族群在不同時期受到不同程度的文化衝擊,又以清代漢人大規模遷居台灣的影響最大。

在小林滅村後,其村民多為西拉雅族裔、卻未具官方認定的原住民身分的事實浮上檯面。文建會已決定資助殘存的小林村民延續平埔夜祭。新任的原民會主委孫大川也表示,他「贊成西拉雅族在文化上正名」。

法定地位 據理力爭

孫大川的平埔族「文化正名」論,雖已較過去原民會一向不承認平埔族的態度「開放」,但已引起議論。鑽研平埔族研究的學者簡史朗指出,過去雖然也有人主張先求「文化上的復振」再說,然而,現在許多平埔族裔無法獲身分的認定,是因為台灣省政府在民國46年辦理「平地山胞」登記時,僅屏、花、東、苗四縣政府獲知會,其他縣市錯失身分認定的權利,光是「文化正名」解決不了問題。

積極推動平埔正名的萬淑娟也表態,「不同意只是文化上的正名」,目前台南縣已有1萬多名西拉雅族人向台南縣政府登記其原住民身分,雖然一時無法獲中央主管機關認可、取得法定地位,「熟」男「熟」女依舊堅持要尋回自己的身分。

2009-10-11╱聯合報╱第D2版╱文化廣場╱本報記者周美惠

最近更新 ( 週一, 02 十一月 2009 19: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