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頁 問政 媒體專訪 訪談錄 高金素梅:沒想到最高領導人會來接見我們

祖靈之邦

高金素梅:沒想到最高領導人會來接見我們

E-mail 列印


中評社北京8月22日電/鳳凰衛視8月21日《新聞今日談》節目播出“高金素梅:胡錦濤親自接見原住民感到溫暖”,以下為文字實錄:

線上影音:鳳凰衛視新聞今日談-兩岸交往應基於愛心與關懷

阮次山(主持人):過去在我們《新聞今日談》的節目,我們曾經請到台灣政壇的一位奇女子。過去我記得跟大家講過,為什麼說她是台灣政壇的奇女子,因為她過去是非常著名的演藝人員,後來在台灣從政。最主要的是在過去,她在曉得日本政壇人士到靖國神社參拜,整個中國人都拿他們沒有辦法,只有這位奇女子率領了台灣的原住民代表團到東京去,讓日本的當局非常頭痛,這個奇女子就是台灣現在的“立法委員”高金素梅女士。

最近高金素梅女士率領一個台灣原住民的代表團到北京來參觀,表演,也參加了各種救災演出的活動。我們今天非常高興能夠請她再度到我們的節目裡面來,跟大家聊一聊她在台灣災區所看到的,或者是在這次她跟我們國家領導人也好,在我們這裡表演也好,她的感受。歡迎你來。

高金素梅(台灣立法委員):阮大哥好久不見了,觀眾朋友大家好。

阮次山:我們想知道這次你率領這個代表團來,它是什麼樣的一個性質?

高金素梅:其實它是歷史性的,而且是跨族群的。

阮次山:是跨族群的?

高金素梅:對,我們這次來的總共有12個族群,在台灣大家都知道官方認定的有14個不同的原住民族,這次來了12個。還有這次有一些民意代表,基層的代表,還有基層上一些協會的理事長等等,所以這一次來的這個團算是比較特別。

其實很早的時候,台灣原住民就跟這邊少數民族,就已經有了很多的交流,但是都不是這麼正式的,都是屬於民間,私底下的,那麼這樣正式的,而且是有政策的,還算是第一次。

阮次山:那這次你說你們來,原先沒有估計到,可是你來這裡也參加了這個募款的晚會,是吧。

高金素梅:是。

阮次山:我記得我們看了現場的轉播,最後你自責了,你哭了,那種心情,為什麼你會那麼激動呢?

高金素梅:我還記得在去年的5.12地震的時候,我在6月份吧,下面的一個月,我來了。當時我來的心情,是因為原住民地區受風災也非常多,然後我來給我們汶川地區的災民鼓勵、打氣。那時候我也來唱了一首歌,當時的心境就是希望讓他們知道他們不孤單。那麼也建議他們說,重建的路是很長的一條路,希望大家有一個心理準備。沒有想到,一年後,我確實來這邊變成是募款的對象,就是大家關心的對象。所以在那個當下,才一年的時間裡看這樣子情緒的轉折,還有面對我的災區同胞的這種心境,其實是完全不同的。所以當我看到,在這麼短的時間,然後跨了6個省份,聯合播出。你要知道,因為我們自己曾經是從事演藝工作的經驗,我知道要跨6個省很難。

阮次山:很難。

高金素梅:然後你要看現場有那麼多的指揮人員,從導播、直播室到演藝人員的整合,然後還有這麼多的工作人員等等,在這麼短的時間要把大家集合在一起,更讓我感動的是,這麼短的時間裡面,好像昨天募集到了3.1個億。

阮次山:對。

高金素梅:很快的速度,所以就是說以這樣子的速度,以這樣的時間能夠募集到這樣的資金,就等於在同時,此時此刻全國的大陸同胞是在關注這件事情的。那種力量跟那種感恩跟那種感謝,真的就讓我非常的感動。

阮次山:那天(19日)我記得國家主席胡錦濤也接見你們,跟你們談了一番話。

高金素梅:是。

阮次山:也談到台灣水災的狀況,說台灣人民的問題就是我們的問題。

高金素梅:是。

阮次山:那天你們在場,其他人的感受怎麼樣?

高金素梅:其實我們這個團要來之前,決定好我們並不知道會有風災這件事情,所以也是非常的巧合,也是一個我們沒有想到的意外。當時我作為團長,我就有點考慮,在風災的狀況之下,這樣子來肯定會引起一些不必要的言論。

阮次山:對。

高金素梅:但是後來跟族人商量了之後,也跟我們幾個顧問團商量了之後,他們認為說救災大概也告了一個階段,那麼重建的路其實是很長的,而且也很艱辛的。未來的希望,其實對災民來講,也算是一個很重要的心理建設。後來我們還是在救災告一段落的同時,我們就過來了。那麼當時來的時候,我們也不知道接見我們的會是最高的領導人。一下了飛機之後,我們就到了人民大會堂,然後沒想到出來的會是最高領導人。

阮次山:嚇了一跳。

高金素梅:對,嚇了一大跳。我想包括媒體朋友吧,也嚇了一跳。因為,高金素梅只不過是一個小小的女子,然後身後的這些人,在台灣當局中,很長期以來,不管誰執政都不會很重視我們的聲音。我還記得前幾次在您的節目當中,我也提到了這個問題。所以怎麼會到這邊來,是一個最高的領導人來接見我們。然後同時感覺很親切,他跟我的談話,我自己的感受吧,後來我也跟我們的族人提到這件事。他們的感覺是什麼,他們覺得是非常的溫暖,非常的親切,不太像是一個格格不入的領導人,而是非常的溫暖。你可以看到當時他在現場的時候,每一個團員,他幾乎都照顧到了,握完了手之後,他又反過去到最尾的那一端,也跟他們握了手。然後大概也講了一些話,大家比較好奇的是他在我耳邊說了什麼。其實他在我耳邊說的話,就說他在電視上看到了畫面,他感同身受,他希望我回去的時候呢,在第一個時間把他的關心告訴我們的台灣同胞們,其實就講了這麼一段話。

最近更新 ( 週一, 24 八月 2009 16:4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