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頁 原運 蘭嶼反核/自治 我們無法理解

祖靈之邦

我們無法理解

E-mail 列印

本文出自:蘭嶼小張

照片裡的鋼鐵儲槽正是蘭嶼核廢場裡埋葬那將近十萬桶所謂的低放射線核能廢棄物的壕溝, 如此接近你問我怕不怕會被輻射汙染?其實我和所有的蘭嶼人一樣,對這些看似恐怖,但台電卻口口聲聲掛著安全保證的”低”放射廢棄物,有著或許是這一輩子都 無法說出個所以然來的問號。

照片裡的鋼鐵儲槽正是蘭嶼核廢場裡埋葬那將近十萬桶所謂的低放射線核能廢棄物的壕溝,如此接近你問我怕不怕會被輻射汙染?其實我和所有的蘭嶼人一樣,對這些看似恐怖,但台電卻口口聲聲掛著安全保證的”低”放射廢棄物,有著或許是這一輩子都無法說出個所以然來的問號。事實是老一輩的蘭嶼人迄今仍然耿耿於懷,當初政府說的罐頭工廠,怎麼會是如今這樣的東西,台電曾經承諾於2002年底將核廢料遷出蘭嶼,但最終還是跳票了,於是蘭嶼居民於2002年5月1日發動了抗爭,最後得到的回應”回饋金”,讓這場抗爭暫時落幕,將近十萬桶的核廢料繼續長眠於地底直到今天。

身邊不乏朋友目前正受雇於台電的承包商進行檢整作業,每每聽到的就是關於廢料桶鏽蝕嚴重,或是昨天誰的輻射劑量又超過標準值等等,也有傳聞檢整作業的進度落後,無法於合約期限內完成,台電所宣稱的安全無虞,台電給的承諾,在這些消息從工人口中傳出來後,在我看來仍然是走在鋼索上,隨時都有再次跳票的可能。

目前台電正再進行的檢整作業計畫於民國一百年之前完成,同時間也在進行最終處置場的興建計畫,選址作業已經完成,地點選定在台東達仁鄉南田村,我在大武鄉住過三年,南田那地方也是不陌生,要不是位於台灣本島,其實偏遠程度不亞於蘭嶼這個離島,如此心中的疑問又不禁的浮現,難不成台電又想把這些人避之唯恐不及的東西給藏起來,然後繼續用回饋金來企圖粉飾太平?

稍早回到家時接到朋友轉寄的一封信,作者是現任台東縣新興國小校長鄭漢文先生,鄭校長多年前也曾於蘭嶼服務,對於自然生態學識淵博,是位我相當敬重的前輩,朋友要我轉寄這篇文,但我沒有轉寄信件的習慣,所以轉載於自己的部落格,希望鄭校長的聲音可以藉由更多的管道傳送出去,以下轉載鄭校長文章:

我們無法理解
愈慢享受到台電給出的光明國度 卻最先擁有台電的垃圾–核廢料
用電最少的人民卻要承受最多的苦痛
保護家園最力的祖先卻要面臨逐出家園的迫害
以前是蘭嶼 現在是南田 之後可能是樟原或都蘭的太平洋濱的子民
只因為世界最大的海洋會洗去世界最惡毒的危害
在反核遊行及演唱會過後
該如何讓反核的浪潮像蘭嶼或南田的海浪
一波波的繼續作用
至少在可能的投票日之前
如何激起隱藏性的反核人口
起身說話
至少在口耳相傳的聲中
讓過去的經驗 讓少眾的苦痛
被真實的瞭解
在蘭嶼核廢料存放了高達九萬七千多桶的核廢料
63年設立到現今整整35年終於在2007年有了回應
「村辦公處報告 村辦公處報告
請各位村民明天帶著可以拿錢的書(存褶)
看看台灣政府有沒有騙你們 把”你勒斃”(錢)放到書(存褶)裡面
蘭嶼鄉民終於獲得第一筆台電死也不承認的「賠償金」」–摘錄自夏曼. 藍波安〈星期一的蘭嶼郵局〉
這麼多年來也就這麼一筆每人3千6萬元 (意指6萬3千元,蘭嶼人的語法是3千6萬元)
如果我們稍微簡單的加以換算
也就是一天不到5元 一個月不到150元 一年不到1800元的代價
難道出賣了祖靈庇蔭下的土地
是換得這種被稱為「回饋」的大恩嗎
期望從回饋金改善生計大夢的「政治家」是不是該醒了
高倡改善當地生活水平的人 是不是該回頭珍惜自己所擁有的
如果我們把祖先留給我們的海洋/沙堤/天空/土地/河流的寶貴資產轉讓了
我們是不是也把下一代的安全/健康/平安/喜樂的基本權利給葬送了
即便將來幡然悔悟 超過10萬桶的核廢料也遷走了
難道這裡的海洋 這裡的土地 這裡的河流 可以回到千百年來的健康嗎
反過來說 如果真的那麼好
為什麼蘭嶼的居民會以驅逐惡靈的方式要核廢料滾蛋呢
為什麼蘭嶼的居民的精神異常或癌症等等現代疾病的比例 高居全國之冠呢?
在尊嚴與屈辱中 為什麼蘭嶼的居民選擇了尊嚴 而我們還要接受這樣的屈辱呢?
“這塊土地是有靈魂的﹐
它自古保護我族人至今﹐
現在核廢料的毒素在此傷害它﹐
我們若不起來抗爭﹐
來日這受害的土地開始傷害我們﹐
是因為我們未盡保護它的責任﹗”—引自關曉榮 2007年01月12日 10:59:33〈驅逐惡靈的雅美長矛〉

新興國小-鄭漢文

目前台電的最終處置計畫需要經過公民投票的方式,法定全縣一半以上的人贊成才能拍板定案,如果您也是關心蘭嶼,關心環境議題的朋友,歡迎繼續轉載這篇文章

最近更新 ( 週三, 10 六月 2009 15:3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