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頁 還我祖靈 行動篇 還我祖靈-反靖國運動檢討

祖靈之邦

還我祖靈-反靖國運動檢討

E-mail 列印

時間:2008/10/10
地點:韓國首爾


 

[編按]
   在韓國首爾舉辦的「第二屆歷史NGO世界大會」上,其中一項議程(workshop)是由過去六年多來,亞洲反靖國共同行動的代表們與會。過去六年多來,台灣/韓國/日本/琉球四地控告「小泉參拜違憲」以及「靖國神社不當合祀」的原告們,一起並肩作戰共同行動,將反對靖國神社的運動推向了高潮。

這項討論會,回顧了過去幾年行動的成果,以及對於未來的行動方向彼此交換了意見。台灣方面由高金素梅代表出席並發言,高金素梅是將反靖國運動推向高潮的最關鍵人物。以下是高金素梅在會議上的報告。


 

有關反對靖國神社的活動,在台灣,我們用「還我祖靈」這四個字來稱呼。如果要我為「還我祖靈」下一個定義,我認為這是一個「台灣原住民找回歷史的行動」。這個行動結合了民族歷史、反殖民、反戰爭、反日本軍國主義等多個議題,而且還發揚了民族傳統的文化。

 

2002年初,我剛當選原住民選出來的立法委員。在偶然的機會下,結識了日本從事反對靖國神社運動的朋友,他們來到台灣,希望我能協助找到高砂義勇隊的遺族,並且作為原告到日本打官司。

 

2002年8月中旬,我和幾位台灣原住民代表,首次到靖國神社調查高砂義勇隊被不當合祀的情況。泰雅族的文化工作者雲力思,在神社前吟唱泰雅古調,呼喊戰死的祖靈回家,現場的氣氛令所有人都感動的掉下眼淚。

 

結束日本的行程,我立即趕回台灣,在8月15日這一天,舉行「送歷史回部落」的出發儀式。大家都知道8月15日是日本軍國主義戰敗的日子,台灣被日本殖民的50年間,原住民的歷史被消滅了,原住民的後代都不知道過去發生了什麼。

 

之後,日本友人數次來台灣調查,而我在部落也展開一連串募集原告的活動,準備控告小泉參拜靖國神社的不當行為。

 

2003年的2月17日這一天,我作為原告團團長,向大阪地方法院提起訴訟。

 

一年多以後,大阪地方法院判決原告敗訴,在與事務局和律師研究過後,決定提起上訴。這項判決,日本媒體也都報導了。

 

2005年3月,結合其他訴訟團的原告,來自台灣、韓國、日本、琉球四地區的原告代表,一起再赴靖國神社,要求交出合祀名冊,並且取消合祀。

當時我和韓國原告李熙子、日本原告菅原龍憲等人向靖國神社抗議的錄影畫面,後來被轟動日本社會的紀錄片《靖國》大量引用。

 

2005年4月,親日的台灣政黨台聯黨黨主席蘇進強,竟然跑去參拜靖國神社,他的行為很明顯是代表了李登輝。當天早上,我立即前往台聯黨的辦公室,向他們提出抗議。

在台灣,進行了三年的沉悶的訴訟活動,在此有了轉折,媒體開始關注這個議題。

 

隔天,我和幾十名部落同胞到機場,抗議參拜返國的蘇進強。在過程中,由於部落同胞非常氣憤,發生了短暫的肢體衝突。

 

蘇進強返台後,仍然繼續散佈皇民化的言論。三天後,部落同胞再度北上,再赴台聯黨抗議。

 

之後,我決定組大團到日本抗議。2005年6月,這是第一次「還我祖靈」代表團到日本,成員有60人。在出發之前,我們透過台灣駐日本機構和靖國神社交涉,日本方面也同意我們在靖國神社前特定的範圍內,舉行抗議活動。

但這一天早上,當我們兩部遊覽車在距離靖國神社數百公尺外的地方時,日本警察把我們擋了下來。不准所有人下車,我們被軟禁了將近100分鐘。

 

原本在靖國神社前守候的大批國際媒體記者,稍後都趕到了我們被攔截的地方。幾度交涉過後,日本警察同意我下車。我嚴厲控訴了日本政府這種不文明、不民主的行為,沒想到21世紀的今天,台灣原住民仍然遭受和一百多年前一樣的待遇。

 

這次的行動,台灣和國際媒體都給予大篇幅的報導,尤其震撼了整個華人社會。但我知道,當天現場日本媒體記者雖然非常多,但後來並沒有太多的報導。

 

緊接著,我們趕赴大阪,準備參加二審判決前最後一次法庭辯論。在律師們的努力下,法官終於允許讓我出庭,親自和被告面對面辯論。

 

三個月後,趕在二審宣判前夕,「還我祖靈」代表團跨過太平洋赴聯合國,向國際社會控訴日本軍國主義的罪行。

 

9月30日,二審宣判,法官仍判原告敗訴,但卻在判決書中認定小泉參拜靖國神社屬於違憲行為。由高等法院認定違憲,這是日本司法史上的第一次,是「還我祖靈」行動和所有日本愛好和平的朋友們的一大勝利。日本各大報紙皆以頭條新聞報導,並以社論方式探討這個判決的意義。

 

沒想到,就在這項判決的17天後,小泉竟然再度參拜靖國神社,完全藐視日本法庭的判決。而這時候,四地聯合行動也正在台北展開,我們一起到日本駐台灣的機構,遞交抗議書。

在這次的台北集會中,我們四地的代表一起決定了以後四地聯合行動的方案。

 

11月,四地聯合行動到韓國集會。

 

2006年2月,四地聯合行動到琉球集會。

 

7月,韓國舉辦了「以世界的眼光看靖國神社」的學術研討會,四地的代表也都參與了。

 

在「小泉參拜靖國神社違憲」的訴訟告一段落後,我們和事務局以及律師開始醞釀一個新的訴訟,這個新訴訟將直接訴求「取消合祀」。

2006年8月,向大阪地方法院提起「取消合祀」訴訟,台灣方面由楊元煌任原告,與其他日本10位原告組成原告團。而韓國、琉球的原告,也在不同的時間,在東京、那霸提出新的訴訟。

在此要說明的是,台灣原告楊元煌已經在今年5月間撤回了告訴,這是因為靖國神社表示沒有合祀楊元煌的親人,在律師的建議下,儘管楊元煌有理由相信親人被靖國神社不當合祀,但還是決定撤回告訴。

這段時間,我已經和日本方面的朋友討論未來反靖國運動的走向。

 
2006年8月中,由四地聯合行動共同發起的日本史上最大規模的反對靖國神社的行動,在東京舉行。

 

一連四天的活動,在東京聚集了超過3000人參加。

 

2005年,「還我祖靈」代表團到靖國神社,遊覽車被日本警察半路攔截。2006年我們決定再次行動,8月15日這天,首相小泉,正準備進行他任內最後一次參拜。
有鑒於2005年的經驗,這一次為避開日本警察在飯店的監視,「還我祖靈」代表團決定採取「突擊」的方式到靖國神社。當天凌晨破曉的時候,團員以四人為一組,分批搭乘計程車,高金素梅等幾個人則從飯店地下室由專車送出。大家分頭到達集合地點千鳥淵後,再以跑步方式往靖國神社方向前進。
一開始日本政府完全沒有發現我們的行蹤,隨著隊伍的前進,日本警察越來越多,當隊伍前進到距離靖國神社僅30公尺的地方時,台灣原住民再次被日本警察包圍。這次行動的過程,韓國KBS電視台做了全程的紀錄,並且已經製作成專題影片播出。
2005年,「還我祖靈」代表團被擋在距離靖國神社數百公尺之外。2006年,「還我祖靈」的隊伍,往前推近到距離靖國神社僅30公尺,這是目前為止最接近靖國神社的一次。將來,「還我祖靈」的隊伍還會再往前進。

 

事實上,在另一方面,「還我祖靈」的行動一直受到右翼份子的干擾。

 

最近,我還看到日本著名的右翼漫畫家小林善紀的漫畫,嘲諷我們的行動。

 

台灣原告的律師中島光孝先生,把整個訴訟的過程寫成了書,在日本出版,後來也翻譯成中文,在台灣出版。而我的團隊,也把「還我祖靈」行動拍成了紀錄片。這些都是對這個運動很好的紀錄和宣傳。

最後,我要感謝過去六年多來,一直幫助「還我祖靈」運動的日本的朋友們,和一起並肩作戰的韓國和琉球的朋友。讓我們繼續團結在一起,「還我祖靈」的行動還沒有完成,還在繼續進行當中!



加入書籤:
黑米 funP udn 聯合新聞網 MyShare 噗浪 Facebook! TwitThis Google! Live! Reddit! Del.icio.us! Mixx! Free and Open Source Software News StumbleUpon! Joomla Free PHP
評論
搜索
只允許注冊會員發表評論!
孙毅   |222.65.72.xxx |09-08-25
支持!民族之魂!
华之民   |222.94.39.xxx |09-12-27
最好叫那些無恥的自認皇民的龜孫子滾回日本去!他們不認清臺灣是被殖民之餘,還為殖民者圓謊,真是無恥,還當什麽臺灣人?
當日本人的走狗黨過癮了

3.26 Copyright (C) 2008 Compojoom.com / Copyright (C) 2007 Alain Georgette / Copyright (C) 2006 Frantisek Hliv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