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頁 原運 反馬告國家公園 分進合擊,邁向自治之路!---抗爭是為了建構「平等對話平台」

祖靈之邦

分進合擊,邁向自治之路!---抗爭是為了建構「平等對話平台」

E-mail 列印
最近在報端拜讀了幾篇討論「1026光復傳統領域活動」等議題的文章,身為原住民族的女兒,吉娃斯願提出幾個觀點,與關心原住民族的朋友們討論。

  一、「分進.合擊」是原運壯大的開始

  所謂「原住民要走自己的路,他族不要插手」。這讓我想起10月初,我前往花蓮秀林參加部落說明會結束後,在友人處偶遇國立東華大學民族學院院長童春發,當時童院長非常感慨地舉加拿大原住民族自治運動為例子,他說:「加拿大的原住民族各自奮鬥了三十年毫無所成,後來發覺應該要聯合起來,團結逼使聯邦政府允諾原住民族自治,終於一步步展現成果…但是,加拿大的原住民族已浪費了三十年的時間。」童院長的一席話讓吉娃斯百感交集,台灣的原住民族豈可不以加拿大的例子作為殷鑑?

  「1026光復傳統領域」運動過程中,最讓吉娃斯感動的是,來自蘭嶼達悟族的青年們,他們自動站出來擔任整個活動的服務隊,他們決定擔任服務工作的主要理由是反省長達十幾年的蘭嶼反核運動中,達悟族人獲得許多資源與支援,所以當其他原住民族群需要支援的時刻,他們志願站出來了。吉娃斯從他們的身上,看到了台灣原住民族的希望,台灣的原住民族運動應該分進合擊,不應該劃地自限。

  二、不能失去與部落的臍帶關係

  台灣的原運是從八0年代崛起,吉娃斯過去雖然沒趕上原運,但是閱讀了大量的八0年代的原運歷史資料。在這些種種的論述與觀點中,有一個多數的結論,認為原運必須回到部落做札根的工作,並提出了「部落主義」的路線。簡單的說,多數的檢討認為第一代的原運在都會區發聲產生效果,但是缺少了與部落連結的臍帶關係,所以這一代的原運沒落了。我們應該要記取原運前輩們的歷史教訓,原運需要各種研究理論、撰寫文章、發揚理念的人才,但原運更需要讓部落在地發聲。

  北泰雅的部落在「反馬告」的過程中所發出的聲音,早期先被「刻意」忽視,無法再忽視時,則將部落的反對聲簡約為「受到舊政府舊國家公園舊印象的影響」,等到「反馬告」匯成巨浪,則以「受到有心人士的挑撥」來反控部落。這樣對待部落發聲的手法,充分顯現主事者「失去與部落的臍帶關係」的現象。因為缺少了與部落的連結,所以感受不到部落同胞對「因長期失去傳統生活領域而致生存環境惡化」的深沉反撲;因為缺少了與部落的連結,所以無法領悟部落「共有、分享、不貪取」的傳統保育美德。新政府上台後,對原住民族縱有再多的善意,卻因體制內原住民族菁英長期失去與部落的臍帶關係,而致善意無法落實,這種結果令人扼腕!

  三、「抗爭」是為了建構「平等對話平台」

  第一代的原運把矛頭指向政府,指責執政當局長期以來壓迫原住民族;而現在當部落基層同胞訴諸行動要求光復傳統領域之際,竟然有當年的原運菁英跳出來責難:「怎麼可以上街頭抗爭…等形式,來對待新政府?」、「抗爭是漢人賜給原住民族的鴉片與嗎啡」,這是典型的迷失自己的民族立場而不自知,吉娃斯深感錯愕!吉娃斯認為,「抗爭」是為了建構與政府之間的「平等對話平台」。在這個原則下,具有共同目標(即爭取原住民自治區)的各族同胞應了解彼此的差異、彼此尊重、相互溝通、平等對話,並進一步聯合團結漢人中的支持者,集中力量攜手邁向自治之間。

  原運,好比火車出發。原運過程,就像是一列奔馳的火車,途中靠站,有人下車、有人上車,沒有所謂誰來帶頭,或者是誰才能代表原住民族。將來終點靠站後,每個人都可以光榮、驕傲地說:「我為民族後代參與了那一段歲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