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頁 原運 出草 居高臨下的傲慢

祖靈之邦

居高臨下的傲慢

E-mail 列印



  凱達格蘭大道的抗爭事件餘波未了,繼原住民立委高金素梅為呂副總統在七二水災中對原住民同胞發表的一連串不當言論而強力要求道歉後,南投縣仁愛鄉鄉長卓文華也因呂副總統有關所謂「滅種」的失言再次提出道歉的要求,並表示若對方堅持不道歉,將不惜絕食抗爭到底。

對於原住民這些強烈的反彈,當局顯然有意淡化處理,甚至使用「以原制原」的政治手段作為反制。然而,面對破碎的山河及流離失所的原住民,當局除了「封山」,建議「移民中南美」,或質疑原住民並非台灣最早的祖先等等打壓性的、乃至挑激性的言論動作外,別無作為。

面對此情此景,任何良知未泯的人都認為,當局愧對這些因施政無方而成為犧牲品的同胞,故而確實應當反躬自省、誠懇致歉。這些年年炒作二二八悲情的政客們,何以只許別人向自己道歉,卻絕不肯自己向別人道歉?這不是強詞奪理的雙重標準又是什麼?

須知即使在過去封建帝王時代,每逢國家遭遇天災人禍等等大劫難時,君王也要下詔罪己,是即所謂的「罪己詔」。在歷朝歷代的罪己詔中,最出名也最動人的莫 過於商湯王因亢旱七年而自動扮成犧牲,前往桑林之野向上天和萬民認罪悔改;所謂「萬方有罪、罪在朕躬」自此成為傳誦千古的經典名言。它代表了主政者的一種 擔當和責任感。後來如唐太宗平生鼓勵諍諫,《貞觀政要》的記述歷歷在目;亦正因太宗能從諫如流,虛心改過,乃有貞觀之治的盛世。由此足見,認錯道歉並不可 恥,可恥的是文過飾非,動輒展現權力的傲慢。專制時代尚且要求君主要能認錯,何況民主時代,執政者基本上應以「公僕」自居,哪裡容得權力的傲慢?漢人在近 四百年間確實對原住民多有虧欠,當局既口口聲聲呼籲「族群融合」、「大合解」云云,若能從對原住民道歉開始,豈不是一件歷史性的美事?

【2004-07-29╱民生報╱第04版╱綜合新聞╱高大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