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頁

祖靈之邦

蘭嶼的希望在自治

E-mail 列印



達悟族自治推動小組


  TAO民 族世居──人之島「蘭嶼」業已千年以上,這是不容質疑的事實。在這漫長的歷史歲月,各部落族人和平共存,共創獨特的海洋漁撈文化奠定了TAO民族與生俱來 的平權主義社會組織,這是TAO民族引以為傲的集體資產。設立蘭嶼TAO「民族自治區」的宗旨是在於追求民族政治權、經濟權、社會文化權,土地、海洋、環 境權?.等的完整性,以延續本民族的生命與尊嚴。

1492年,哥倫布發現「新大陸」,同時發現了可供西方帝國破壞的土地,可資利用的 自然資源以及世界各地可以被消滅的原住民族。十九世紀末,二十世紀前期,TAO民族並沒有逃過此一浩劫,日帝殖民時期,如同其他弱勢族群一樣,我們被強迫 推向被壓迫、被支配、被剝削的國際舞台。

1945年,日帝殖民統治結束,然而,此端的結束,是另一端的異族──漢民族統治的開始。新 的統治者延續舊統治者「民族壓迫政策」的基本構造。歷史巨輪的駭浪至今已推向二十世紀末的航道,五十四年來的國民黨執政歲月,其滅族政策是具體的、如早期 「山地平地化」、「山地現代化」、「山地保留地管理辦法」等等。直到1982年尖端科技的垃圾──核能廢料丟棄於我們的島嶼,這正是台灣的政府與跨國企業 共同攜手,毒害僅有三千多人口的TAO民族之具體事件。如今,我們已經沒有退路,也沒有島嶼可以遷移!

標榜「綠色執政」的民進黨,以 陳水扁先生為主的新政權,業於五月二十日正式就職。陳總統水扁先生於大選前1999年九月七日,遠赴蘭嶼與台灣原住民族各族代表簽署一份文件「原住民族與 台灣新政府新的夥伴關係」草案,第二條名為「推動原住民族自治」,蘭嶼做為台灣原住民族區域自治初步實現,具有充分的條件。

依據 陳總統520的就職演說:「…中華民國不能也不會自外於世界人權的潮流,我們將遵守包括『世界人權宣』,…將中華民國重新納入國際人權體系。新政府將敦請 立法院通過批准『國際人權法典』,使其國內法化,成為正式的『台灣人權法典』…。」這是我們今天宣示的基本背,同時也要向社會證明,我們不是一個等待慈善 與施捨的少數民族,我們只是要求歷來被漢民族剝奪的民族自主權,並進一步透過民族自治來挽救行將被徹底『消滅』的民族命運。

我們正處 於台灣歷史轉變的洪流,民族命運轉型的漩渦核心。我們了解全球化後資訊的複雜所帶給族人的衝擊、迷思,甚至於內鬨;我們也了解漢民族和我們之間玩著種種複 雜的政治的、經濟的、文化的等等遊戲,這些遊戲規則並非源自於我們祖先累積的知識經驗;在這種全球壟斷資本主義體制的宰制下,我們注定將在人類歷史文明發 展中被推擠到消失的盡頭。為免於這樣的惡運,我們這一代的歷史責任決定了「民族自治」是唯一的途徑。

基於落實「蘭嶼自治」,挽救民族命運。我們具體的訴求如下:

1.行政院應成立專案小組,編列長期性預算,與蘭嶼Tao民族共同推動自治。於2004年前全面實施「蘭嶼自治」。

2.行政院原住民委員會應主動且全力協助蘭嶼Tao民族推動自治。特別針對蘭嶼Tao傳統文化與「蘭嶼自治」相關之事務進行調查、研究、對話。

3.蘭嶼Tao民族自治體確實建立運作之前,蘭嶼的土地、海洋,以及總體自然資源支配權應先予凍結。尤其是環境與生態敏感地區、特殊文化資產更應優先予以保護之。

4.新政府應與蘭嶼Tao民族簽署遷出核能廢料與核輻射除役工程的時間表與相關合約。

今天,我們依據聯合國原住民權利宣言草案,這是我們延續民族命脈的唯一希望。

(聯合國文件E/CN.4/1995/2,E/CN.4/Sub.2/1994/56第87-96頁)

第一條: 原住民有權充分、有效享受《聯合國憲章》、《世界人權宣言》和國際人權法律所承認的一切人權和基本自由。

第三條: 原住民享有自決權利。據此權利,他們可自由地決定自己的政治地位和自由地追求經濟、社會和文化發展。
第七條: 原住民集團和個人有權免遭種族滅絕和文化滅絕,必須防止和糾正:

一、任何旨在活實際剝奪其作為獨特民族的完整性的行動,或剝奪其文化價值觀或民族特性的行動;

二、任何旨在或實際奪走其土地、領土或資源的行動;

三、任何型式的旨在或實際上侵犯或損害其任何一種權利的人口轉移;

四、任何形式的通過立法、行政或其他措施將其他文化或生活方面強加於他們
的同化或融合;

五、任何形式的反對他們的宣傳。
第三十一條: 作為行使自決權的一種方式,原住民有權在有關其內部和當地事務的問題上實行自治,在諸如文化、宗教、教育、宣傳、媒介、保健、住房、就業、社會福利、經濟活動、土地和資源管理、環境和非本族人的進入,以及資助這些自治職能的方式、方法等問題上實行自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