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頁

祖靈之邦

張茂桂的意見

E-mail 列印



張茂桂


  Atayal族的 瓦歷斯.諾幹,對於Dao民族要求自治的行動方式,有不同意的看法,他認為,Dao要求的只是一種「福利殖民式的行政自治」,對於Dao自治派的郭建平不 能在要求自治的同時,辭去「縣議員」這樣的殖民政府的位置,也有微詞。而我對瓦歷斯的看法,也有我(漢民族背景)的不同意的地方,提出來大家一同討論。

(一) 瓦歷斯提到「蓬萊民族自救同盟」,認為是台灣原住民自治主張的濫觴。「蓬萊民族自救同盟」的參與者,以「左歐」族(後被寫為「鄒族」,如高一生、湯守仁等 人)與「泰耶魯族」(後被寫為「泰雅族」,如林瑞昌、林昭明等人)的知青與勇士為主,他們也都和中共的「台灣省工作委員會」結盟,被當成是「台灣(民族) 解放戰爭」的一環。他們都在「228」與後來的白色恐怖中受害。

但重點是,當時「蓬萊民族」並不是台灣原住民的自稱,而是中國共產黨對於 台灣原住民族的稱謂,我們不能說他們受到「漢民族的民族解放運動」的操控,但是他們和漢民族的政治力量結盟,「被」當成解放台灣的「外圍」,這是確定的, 而高一生是吳鳳鄉鄉長,林瑞昌是省議員,他們也都沒有「辭職」來搞解放運動,不知道這樣的「民族自治」歷史,還會是瓦歷斯心中值得稱道的「原運起點」嗎? 還是說,我們對於不同時空條件下的原運,應該有當時的情勢判斷,有較多的同情理解,而不是用後來的道德與政治正確,用簡單而絕對的「主體性」立場來判斷?

(二) 資料上所看到的「蓬萊民族自救同盟」的影響,到底有多大?值得思考。大家都說白色恐怖牽連無辜,濫捕濫殺,如何如何,但是關於「蓬萊民族」一案,似乎並沒 有牽連到鄒族與泰雅之外的其他民族。所以,從反面來看,有一些原住民族,可能從未參與當時的「自救運動」。而當時據海角之隅的「亞美」(這是當時的書寫方 式)族,因為早先被當成日本「種族實驗室」,一直和本島缺乏聯繫。現在,我們為什麼希望別人認定「蓬萊民族自救」,也是Dao的民族自治的起源呢?這又代 表什麼樣的當代的、本島的「原住民族」的「一統」心理呢?

(三)瓦歷斯繼續批判Dao人的行動,缺乏決心。所謂「決心」,像關閉機場,辭 職,或者應該否認「國家」統治的合法性等等,這才是瓦歷斯心目中理想的抗爭手段。但是台灣各民族的區位、人口、經濟與地理條件非常不一樣,根本不應該只有 一套想當然的抗爭。至於「自治」辦法與邏輯,也不應該只有一套。如果瓦歷斯認為「自治」等於主權獨立,或者等於反對漢民族國家機器的殖民,這是一種看法, 自然有一套反抗策略,值得尊敬。但是如果Dao認為,自治等於「組織各部落民族議會、搬走核廢料、取回土地與海洋資源使用自主權、自己管理自己,自治財源 靠行政院撥款」等等,這將會是另外一種邏輯與想法。誰是誰非,這是我們一般人可以輕易評述的嗎?Dao的自治運動,會呈現什麼型態,不必也不應該由其他民 族,在沒有邀請與認可的情行下,說長到短。提起「民族」尊重,不只是「原漢」之間的問題,也是「原住民」各民族之間的問題。

(四)瓦歷斯 又暗指Dao民族連自己要什麼樣的自治內容,都不能或得共識,這真是「致命傷」。瓦歷斯可能是對的,但是,所有人都知道,大家靠說話能力、靠捕魚技術、靠 造船、造屋技術等,獲得氏族尊敬,本來就是Dao民族和本島其他南島民族不一樣的地方。此外,Dao有共勞共享,相對平等,沒有獵人頭習俗,沒有戰鬥組織 以及權威人物的社會,這也和Atayal非常不同。Dao如果不能在短時間內產生政治領袖,發動有計畫有組織的民族自治運動,這是值得尊敬的,也正是瓦歷 斯所說的「千年海洋文明」的寶貴遺產。我們其他人,應該耐心等待配合,不應該輕易下批判。

(五)Dao千年的海洋文化遺產,必須透過 Dao民族重新發明運用,發揮最大想像力,來處理和外在世界的關係,包括當代和漢民族、台灣其他南島民族的種種交往。而其他民族對於Dao的海洋文明,不 能當成身外之物,也必須面對它,用來檢討自己認為理所當然的文化資源。Atayal的瓦歷斯使用托洛斯基來反身思考台灣的原住民運動問題,這裡,也誠懇建 議瓦歷斯,不妨也可以考慮用Dao的泛稱的「海洋文明」的精神,來再反身思考自己的原運立場。